脱肛了

遇到了

同行有着你❤️

王总裁私人秘书:

BGM搭配Mr.的《遇到了》赏味更佳,这首粤语歌是我最近很喜欢的^^




遇到了


 


 


1.


 


浪漫的异国婚礼上,他穿着和那位正与宾客们谈笑风生的准新郎同款的西服,款款朝会场走去。若说电影中那扇蓝色大门是开启青春的大门,那么他现在推开的门,通往的便是结束他和那好看眉眼的人青春的最后一扇门。


 


吱嘎一声,门的缝隙里夹着被切割得细腻温暖的灯光,待完全进去了,一片柔和明亮的光铺天盖地地笼罩着场地,那九百九十九朵粉嫩的玫瑰果然就盛开得很甜蜜,衬着那头的准新郎线条干净又清晰的侧脸。


 


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礼堂纯白的主色调中还裹着层薄薄的绿得渐渐像蓝起来的辅色,像个柔软又美好的梦境。穿着崭新到发亮的黑色皮鞋的脚微微停靠了下来,他下意识地抬起手腕去看表。还有半个小时,这场婚礼就要开始了。


 


王俊凯吗。


 


不知道是谁在唤他的名字。他难掩内心的澎湃,转过头去,原来是那位准新郎的其中一个旧友,他礼貌地笑了笑。


 


这位旧友解释着说新郎忘记给他发请柬,是临时打电话通知过来的,他开心地和王俊凯聊了一通,说王源这小子竟然就结婚了,当时还说要给女朋友买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今天在场地竟然就看到了,真是浪漫极了。他的笑脸持续了一阵,突然看到王俊凯身上和新郎近乎是同款的修身西装。


 


“你怎么穿得跟王源这么像?”旧友当时是这样问的。


 


沉默了一阵,没有回复。而对方从刚开始就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但此刻,他突然温柔起来的眉眼仿佛已经将答案公诸于世了。


 


因为我是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人。


 


旧友跟王俊凯不算太熟,只知道他和王源关系非常好。见王俊凯久久未开口,想着也别自讨没趣,等会还要给礼金呢。然后就见对面那个身材挺拔,面容俊朗的男人笑着对他说道。


 


“要听听我和小老板的故事吗。”


 


这年头还叫王源小老板的人可真少。


 


或许从头到尾,也只有王俊凯一个人在叫。


 


 


2.


 


王俊凯第一次见到小老板时是在一家火锅店,他当时被爽约了,也没好意思走,就一个人坐在那儿顺当地点完了单,等料都上齐后开始默默地涮菜。如果没有小老板的出现,他可能就将木木地定格在这里了,他也无法去走进那个有着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婚礼现场。


 


因为不是第一次来,他知道这家店和微博上北京一家海底捞有着一样有趣的规矩,当顾客一个人来吃饭的时候,会在他的对面放上一个玩偶,虽有点尴尬但挺温情的。


 


幸运的是今天一个人来吃火锅的人也不只他一个,他不必感到太不好意思。


 


看着服务员已经把一只维尼熊放在旁边那桌梳着可爱丸子头的女大学生旁边,便想着轮到自己的时候对面应该是只皮卡丘,一想到皮卡丘滚黄的身躯立在他对面看他吃饭,他忍不住为这滑稽的画面露出了点点虎牙。


 


可是当服务员朝他走来时,怀里什么玩偶都没有抱着,手里倒是牵着一个初中生模样的清秀少年。少年抬眼看了他一眼,眼中纯粹的好奇与探索如群星盘旋,未解释什么,就往前一跨,一屁股坐在了自己对面。


 


服务员偷偷看了王俊凯一眼,在王俊凯可以勉强听到的范围内,小声地对那个小少年说了句,“小老板,会打扰到客人的。”


 


小老板那好看的眼眸纯真得不得了,浑身上下就透着股水灵劲儿。许是刚睡醒,眼里还沾着点雾气,跟森林的清晨里跑出来的小动物像极了。他穿着件衣领宽大料子极薄的浅色卫衣,瘦得锁骨精致而明显,他那好看的锁骨像蝴蝶张开双翅般打开来,大大方方地展露在了宽大衣领处。怎么看都有着浓重的少年感。


 


“不会,我想跟他吃。”小老板学着他爸爸的样子严肃地板起脸对服务员说道。然后转瞬即逝的变脸间又笑嘻嘻地让她再上点肉。


 


服务员皱眉为难了一阵,然后走到王俊凯身边跟他解释说这是这家火锅店老板的小儿子,非常闹腾,因为这位小老板疯起来也不是盖的,于是便恳求他这次就包容下小朋友跟他一起吃顿饭,店里会为他提供免费的特色饮品。


 


看起来那么乖巧的孩子。他还在打量着坐在他对面的少年。


 


只是他不知道,王源从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喜欢得不得了。王俊凯虽然是个刚刚变声的高中生,但他英俊的外表和那翻滚着青春的过渡嗓音,就让初见他时的王源觉得莫名很酷。


 


 


看着这个瘦瘦小小的还未长开的少年,王俊凯多次忍不住想给他夹肉。他涮完好几次的肉,犹豫了会儿,终于向服务业又要了个小碗,去那边细心调好配料,回来后把刚涮完的肉夹进去,刚想把碗推过去,他想了想,又收回来,往里面放海带。


 


“海带不吃!”干干净净的声音亮得人骨肉酥麻。


 


王俊凯哭笑不得,这位小老板怎么就知道这碗是给他的呢。他看过去,小老板还埋头一口一口地咬着蟹棒,抿抿蘸到汤汁后亮晶晶的小嘴,腮帮子鼓鼓的,塞着一切他幸福的味觉。说完那句海带不吃还牢牢地盯着自己看,那两只黑圆眼睛,漂亮得任性张扬,可爱得无法无天。


 


他也对着那位小朋友像思考般轻轻眨了眨眼睛,于是多放了一块五花肉,小老板的眼睛亮了下,他又加了一簇海带,小老板的腮帮子这次没塞东西但是鼓鼓的。


 


他没有把碗推过去,而是站起身走过去把碗放在小老板面前。不知道为什么,他不知不觉间就想照顾这位陌生的小小少年,也许是他太好看太有活力了,自己一个人吃饭竟然意外收获了一个有趣的饭友,又或许是,他从那时开始,就觉得这个小朋友是他的小朋友。


 


他跟他解释了很多海带的好处,并教导他要多吃蔬菜肤色才会均匀,营养才跟得上。尽管小老板的皮肤白乎乎的,跟上等玉般看起来可经受任何完美雕琢。


 


小老板说了一句真啰嗦,然后呼啦呼啦地埋头卷起海带吃。小腿欢悦地一抖一抖。


 


然后小老板就开始闹腾了,他一知道王俊凯刚上高一而自己是初二,就欢天喜地地跟他讲着那些学校里发生的有趣的事,再向王俊凯讨好玩的事情听。两人就那么熟起来了。


 


第一次见面的人,就开始关心,一起欢笑。实在很奇妙。


 


 


他和小老板越来越熟,他们一起吃火锅,一起约着打篮球,甚至还去彼此家里打游戏,骑自行车去看海。小老板在他身边渐渐长大。他们还一起写数学题,小老板很聪明,自己教后一听就会,考了全班第一还无比自豪地给他打电话。


 


“你跳你跳。”他笑着夸奖。


 


小老板会频繁地跟他一起玩,他们认识彼此所有的朋友。有时候小老板的朋友会偷偷跟王俊凯抱怨说,明明我们跟他离得最近,结果你好像才是他最好的朋友。


 


但这话被小老板听到后马上就否认了。他才没有当王俊凯是朋友。他就算和王俊凯认识的时候还小,但那时他的预谋就很纯粹了。


 


又是一次他们一起吃火锅,小老板坐在他对面,他长高了不少,但依旧瘦瘦的让人心疼,王俊凯还是忍不住操心他有没有好好吃饭。小老板的高中录取通知书摊在王俊凯面前,上面被盛着哈密瓜味冰激凌球的碗甜甜地盖着。他们不是一个学校,但那两个高中都是市里数一数二的。王俊凯从开始就知道,小老板一直有自己的目标,并每天都在很努力地前进,从未因为什么而动摇。


 


小老板要了份蒸年糕,王俊凯撑着脸注视着他,从眉梢到眼际,从流星的尾巴到夜空的中心,他那眼里总是酝酿着永不苏醒的美梦。


 


红糖蒸糕的香气扑面袭来,王俊凯动了筷子叉起一块递到小老板面前,让小老板接过筷子。小老板假装一脸不知所云的样子一下咬住了他的筷子,咬下那块热滚滚的年糕。软乎乎的是他同样滚烫着的内心。他好不容易狼狈地嚼了几口咽下,大喊要喝冰饮。


 


接过王俊凯无奈又着急递过的冰可乐,他忙双手捧着喝,一下喝了一大罐。


 


看着小老板这副模样,王俊凯不知道怎么的,就轻轻笑了声。眼角藏着星星点点不知从哪儿收集的光絮。大概是从大厅无比明亮的灯光那借了点,或者是问今天依旧漂亮的月亮讨了一串星星。


 


对方温柔的笑意让小老板心里发痒,他困惑地问他为什么笑。


 


为什么笑?对方好不容易收起了少年感十足的虎牙。他当然是突然想起了自己在像小老板这样初中大小时来这儿吃饭,注意到了柜台坐着一个可爱的小男孩,那时候脸圆圆眼也圆圆,短短的两只小肉手捧着一大杯肯德基的可乐一脸满足地咬着吸管大口吸着,前面放着一个咬到一半的汉堡,里面的生菜全被挑了出来。还有年纪大一点的女经理去提醒他不吃菜的话汉堡里就只有肉和面包咯,而这位小朋友又吸了口可乐,清清爽爽的童音给人沉重一击,他笑着指着汉堡大声说里面还有奶油。


 


这才是他第一次见到小老板吧,但那时他们不相识,所以他不承认好了。


 


而那次和自己一起吃饭的母亲却说,他傻兮兮地笑着看了那边的小孩很久,真有那么可爱吗,比你亲弟弟还可爱?他竟然还鬼使神差地去点头。


 


又转眼看着面前和自己一起笑的王源,唇型优美的嘴上还沾着点火红的辣椒油,就跟涂了层不均的唇彩般,意外得让人心脏一缩。是比红糖蒸糕更绵密的呼吸,更软糯的红唇。气氛变得很狭隘逼仄。


 


滚了好久的火锅上团团雾气埋没了小老板无比清晰的黑亮圆眼,把他小小的心事卷得朦朦胧胧,在乳色雾气下,小老板的眼懵懵懂懂地往王俊凯身上飘,拼命地去他那儿黏。


 


最后一次穿着的校服白衬衫的袖子挽上几折,露出清瘦骨感的手腕,极富少年气质。


 


 


王俊凯记起,以前小老板学校要演什么话剧,被选上做演员的话可以给班里加分,剧本招募里有一个自大又爱搞麻烦的不太讨喜的角色,这种角色不太有人想演,如果报名的话被选上的几率很大,他们班同学都让小老板去报这个,肯定能选上。那年读初三的小老板拿着报名表兴高采烈地跟他的高中生朋友比手画脚时,高中生朋友挑了挑眉,拿起笔就把他要报的角色申请那一栏的字迹划掉。


 


你咋这样。小老板着急地喊。


 


那个话剧最牛逼的角色是什么。高中生朋友说话时左眼微微眯了一下。


 


王子啊,或者就是黑骑士。小老板不情不愿地说,他还是捉摸不透高中生朋友的想法。


 


高中生朋友就把王子填上去了,候选那栏填黑骑士。然后把表格给小老板。轻轻地拍拍他的脑袋。


 


“你为什么要演那种角色,一点也不符合你的气质。你这么优秀,当然值得最好的。”高中生朋友温柔地说道。


 


把小老板刚要爆发的气焰全部一缕一缕地压回去,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老板的心里酸酸的,眼神又一下变得很柔软。他的眼眶竟然不自觉地有点泛红。他瞒着高中生朋友和欺负他同学的坏学生打架受伤时他都不想哭。为什么现在,自己突然就那么委屈了呢。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


 


他用力地点头。然后在那次话剧表演中,他意气风发地扮演着光亮处的王子,高贵优雅,帅气善良。他在不动声色地,为自己的长大鼓舞了。


 


 


在快要吃完火锅的时候,小老板突然抬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问对面的王俊凯,“我顶替皮卡丘的时候……”


 


还没说完就把对头的高中生朋友逗笑了。


 


“哎呀笑啥子,你为什么那天一个人在这吃火锅。”


 


“因为,我被放鸽子了。”


 


“对方,是女生吗。”小老板顿了顿,“是你们班那个顾白吗。”


 


 


3.


 


还在听王俊凯讲话的旧友刚转头,就看到了准新郎边上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妆容看起来比他成熟一点,穿着精致简单的纱边白裙,举止端庄优雅。她手里拿着那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中的其中一枝,甜美地笑着同王源谈话。两人在他眼中简直一对璧人。


 


新娘真美。旧友忍不住感慨道。回过头去,就看到王俊凯往那儿投去的目光,他老神在在的眼望着他们,望透了他们,宛若抽拉出了一段缱绻的宽慰,还有余韵的欢喜。


 


客人叹了口气,再度惋惜地注视着王俊凯。


 


故事还没结束。王俊凯笑着回过来头来说道。


 


 


4.


 


后来去吃火锅的时候,王俊凯是跟着他们班的人过来的,小老板家的火锅店味道佳价格亲民,生意一直很红火。小老板今天作业写得快,就待在店里玩了会儿电脑,看到王俊凯他们进来的时候,他便直直地盯着王俊凯。


 


平时王俊凯带朋友来的话他不至于尴尬,因为王俊凯会让他一起过来吃。但是今天,是他们班生日的寿星带着一票同学包括王俊凯来的。又看到长桌上漂亮的生日蛋糕,人群中间最瞩目的一个漂亮高挑的女孩,他沉寂了一下。再度投向目光的时候,王俊凯就坐在了她旁边。


 


东西一放,王俊凯就去找小老板了,他问要不要一起过来,小老板表面上很正常,笑得嘴角斜斜的,说人都不认识就不去了。


 


他的个子快赶上王俊凯了,他快长开来了,他的声音也开始一天天抽丝剥茧般慢慢圆满。他开始长大了,原来人的心情也会开始长大,渐渐膨胀,到了心脏像过分青涩却自以为是的果实一般,饱胀得撕开了缝隙,渗出了滋味不太美好的汁液。


 


那儿很热闹,顾白和王俊凯的名字在他耳边绕。他很固执地,就想继续留在这儿等王俊凯。


 


打游戏的手都错乱了,他们那边的人在一边结账一边讨论着要不要去KTV唱歌,还说王俊凯唱歌很好听,得有点诚意给今天生日的女主角顾白唱生日歌。


 


可是,最后的生日歌指不定偏离轨道就变成了情歌。小老板酸酸地想。


 


王俊凯往小老板那边飞快看了一眼,小老板没有察觉。他说不去,要回家陪弟弟。眼神还是忍不住往那儿飘。


 


小老板都快忘了,王俊凯有个亲弟弟,难怪跟自己待在一起时那么会照顾人。


 


纠缠一番后人散尽了,顾白走前还趴在王俊凯的耳旁轻笑着说了句什么,大家一起哄,王俊凯认真地看着她,当场就脱口而出“不行。”,搞得他们云里雾里的,包括一旁的小老板。顾白小小地皱皱眉,然后依旧带着爽朗的笑离开,仿佛很好释怀。


 


只剩王俊凯了,他定定地站在小老板面前。


 


不知道合不合适,小老板鼓起了很大的勇气。


 


“她刚刚跟你告白了吗。”


 


“没有。”王俊凯很快回答道。


 


哦。小老板克制不了自己,偷偷歪头笑了。


 


“那你快回家陪弟弟吧。”小老板背上背包准备离开店里,走前甚至还心情大好地接过手忙脚乱的服务生手中好几碟牛肉帮忙去目标桌送。


 


“我们一起去吃冰啊。”和小老板走到门口时,王俊凯说。


 


“你把我当你弟弟啊。”小老板夸张地应上来,语气怪滑稽的,还轻轻挑起了眉,眼底一片调侃的笑意。


 


“算是吧。”


 


“那可不行。”小老板凑近了他,嗅到了他身上的火锅味儿,依旧是带着笑意的脸嬉笑着,“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是送你弟弟回家,二是带你男朋友去吃冰。”


 


听了这话王俊凯愣了好久,他忙看向小老板去确认,小老板的眼睛渐渐敛起了笑意,现在正异常认真地同他对视着。甚至手还微微转着双肩包下的带子,带着几分告白后青涩的紧张与心动。


 


“王源,你还小。”


 


然后王俊凯把他送回家了。


 


王源一路上没有说什么话,只是抿紧唇线,垂着眼睛沉沉地跟在王俊凯身后。像做错事的孩子。他终究是被拒绝了,心里酸得想去投篮机那儿投上一整个晚上的球,也许让手臂麻痹一下他才会认识到王俊凯拒绝他是多么正常的事情。


 


要上去了,王源看着王俊凯,像是想说什么,王俊凯就按下了电梯键。此刻电梯正从17楼缓缓下来,他有十七层楼的时间。这样算的话,他此刻是个时间富翁,只要王俊凯不掉头就走。


 


庆幸的是,王俊凯在陪他等电梯。


 


“大学的时候呢,我不小了吧。”他努力开口。


 


王俊凯久久没有回应他。漫长的等待中,电梯门开了,他对着王源受伤的背影才说道。


 


“嗯。”


 


仿佛从喉头翻滚处一般,又好似从炼狱里燃起的另把没有方向的火焰。


 


干哑得无从应对。


 


电梯门关上那一刻,他看到了王源转身后惊喜的眼。一如他们初见时,他那纯粹的写满欢喜与纯真地试探的眼。


 


 


回到家中,王俊凯就收到了顾白的短信:为什么不把王源的联系方式给我。


 


 


5.


 


高中有不一样的方向,但是所有S市艰难生长着的高中生们无一不向往着市数一数二的重点大学S大,小老板想,只要考上S大,他跟王俊凯就有无穷的可能性。这么一想,他更用功了。


 


而他跟王俊凯的关系,他只能忍耐着先顺着王俊凯,跟他谈什么兄弟情。可每每细想他又忍不住丢下笔大骂,去他妈的兄弟情。


 


这个时候的王俊凯已经是个要去往S大的准大学生了,他的录取通知书自己还没来得及发朋友圈呢,小老板就手忙脚乱地发在自己的空间朋友圈微博等各大社交网站上。对此王俊凯感到很无奈,而每次看到眼睛又都笑成一条线。


 


小老板的爸爸呢,知道他哥俩好,特意请高材生王俊凯来给小老板补课,王俊凯坚持不要工资,他说感情好,不客套。小老板的爸爸听后爽朗地笑了声,然后拍拍小老板的肩膀,对王俊凯喜欢得不得了。然后就忙着去国外吃大餐哦不对是谈生意了,毕竟,这家火锅店只是陪小儿子开着玩的,他手头的主要业务绝对不是餐饮业。


 


坐在小老板乱糟糟的房间里,那个小家伙还一脸理所当然地指挥着他一起收拾。小老板叠衣服的动作却很熟练,修长的五指配合着一翻一折间,衣服就方方正正地叠好了。但是这小家伙这么懒也是没办法的事了。


 


仿佛又在说海带不吃,小老板的眼睛拒绝着每次的整理。


 


王俊凯照例每天在给他讲难懂的大题目,传授着他所了如指掌的技巧。


 


讲着讲着,王俊凯突然放下笔,揉揉昨晚打游戏今天昏昏欲睡的小老板那看似乖巧其实不听话的脑袋,“小老板。”


 


“嗯…?”


 


“小老板你想考什么大学,考S大好不好啊。”


 


当然好,双手举起来都好。小老板心里雀跃了下。然后再次举起他的奥斯卡小金人,装作不在意地瞥了他一眼,“搞得好像说好就能上一样。”


 


“没事,我帮你。”


 


小老板不知道,明明拒绝过他告白的王俊凯其实在很久以前起,就不动声色地把他规划进了他的未来。


 


 


小老板傻傻的,就知道和王俊凯待在一起干什么都好。又或者在自己一个人复习地理的时候,突然抱怨般说了句只学欧洲就好了。王俊凯看了他一眼,就说考完去欧洲玩,冰岛的极光很美。他说这话时还是看着小老板的眼睛,仿佛在夸小老板的眼睛真美。


 


就好像在哄着他学习,生怕小老板不干了懒得考S大。


 


这样的王俊凯让小老板很享受。


 


在小老板的高考结束后成绩出来的时刻,他都懒得发朋友圈得瑟了,就想拉着王俊凯痛痛快快地玩。只是让王俊凯始料不及的是,他们去看电影时,小老板也叫上了顾白。


 


什么时候认识的。他憋着没问出来。


 


而顾白在一旁笑眯眯地说她以前去吃火锅时就加了小老板的微信,他们现在是超好的朋友。她刻意强调了朋友这个词。小老板在边上点头,他终于长成了一个时间未曾抛弃的大男孩,和初见时完全不同,格外的有魅力。


 


不知道是含着什么样的心情,他们看完了电影。顾白突然说,男主角跟王源长得好像,都很帅很有活力啊。王源摆了个造型很大方地承认了。然后顾白又问王俊凯,你觉得呢。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王俊凯说不像。


 


不是,是问你觉得王源怎么样。顾白抓紧了问。


 


王源竟然也看向了他,小心瞒住了自己期待的目光。


 


他,他笑起来很甜。王俊凯转过头去,甚至在夸奖小老板时都没有敢看他。耳根却率先出卖了他,红成一段心照不宣的故事。


 


哦,下雨了。顾白说道。


 


默契地,王俊凯就跟小老板交换了一个眼神,像是约好了一样看向窗外淅淅沥沥的雨丝。其实,看了这部片段式的青春电影,王俊凯能想到的只是自己和小老板像雨天后充满芳草与泥土气息的高中时代,那样清新美好。穿着干净的校服,一直没有尽头地走下去。


 


那天在小老板学校的校门口等他补课,好大的雨啊。他撑着雨伞,感觉雨水噼里啪啦地落下来,好像就已经听到了小老板在他身边聒噪的讲话声。他想到这,不觉笑出了声。从遥远处拉近的,的的确确耳边已经绕起了小老板的声音。


 


小老板撑着学校提供的透明雨伞,笑得无比…甜地向他跑来,一脚一个水花,以为自己是个小有钱鬼就可以穿着某家绿尾白鞋乱踩吗,鞋给弄脏了怎么办。看着小老板雀跃的脸,他说了句走吧。那人便老老实实地到他旁边一起并肩。


 


果真聒噪。小老板又在讲今天发生的有趣事情。只是这雨声太大了,他们俩撑着两把伞,距离也被伞隔得很远,他根本听不清小老板今天同他分享的所有珍贵宝藏。


 


他突然站定,意犹未尽的小老板马上急刹车。


 


“你把伞收了,我们一起撑。”王俊凯的声音穿透了厚重的雨帘,传入王源耳中。


 


王源半收了伞,然后虚掩着躲进王俊凯的伞下,肩膀蹭到了他的,潮湿的雨季里竟然还能燃起花火,他咧嘴一笑,用外侧的手握着伞柄,继续讲着他的那些有趣的事情,王俊凯一一认真听着。


 


突然觉得,在雨天行走,是件很浪漫的事情。


 


王源这个小机灵鬼一直不太喜欢雨天,因为雨天闷闷的,也不能出去打篮球。但是从王俊凯撑着伞等他,抑或他们在伞下肩并肩一起走起,他这个不太欣赏雨天的人突然觉得他此时可以偏头对王俊凯说一句特矫情的话:


 


在喜欢你的气候里,可以多下两场雨。


 


或者,更多场。


 


他的眼笑得无比闪烁。王俊凯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却好像听见了他心底的情话,也陪他眼睛弯弯。


 


 


看完电影后顾白突然转身对王源说了句明天见,似乎在提醒他什么重要的约会。他点头,笑得很温和,然后和王俊凯一起借公共自行车准备骑回家。


 


“明天…要做什么。”王俊凯一边刷卡提车一边转头问王源。


 


“约会啊。”他比了个耶。长腿跨上自行车,宛如想飞的少年马上就可以展开翅膀。


 


看着王源提到约会时格外温润的眼睛与上扬的唇角,王俊凯的脸一瞬间变得阴沉,他就那么轻而易举地生气了。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他使劲皱眉,想要驱赶这种过分侵袭的负面情绪。


 


他俩骑得飞快,就像张扬跋扈地演绎着那一句并不轰轰烈烈却也天马行空的歌词:如风的少年,飞在天地间,比梦还遥远。


 


在路边同一个站点就还了车。王源靠在站台,笑得眼睛都像在热恋。


 


“你刚刚问我的问题……”王源顿了下,“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是我以前问你的那句她跟你告白了没。你是不是,也很在意我。”


 


最后一句话时,这个无法无天的小老板竟然还故意压轻声音,一下把对方溺在万丈深的薄荷味深海中,喷薄欲出的,是海中偷偷藏起的比珍珠还珍贵坦荡的真心。


 


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小老板在恣意生长着,用力破土而出,这时候的果实很饱满,没有胀破,反而香甜得无可救药。


 


他的小老板,已经在学着做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而且,也依旧有趣。


 


王俊凯的眼里倒映着对方所带给他的秀水青山,从温润的眼到沾着星星泥土的旧白鞋,从头到脚,都很让人怦然心动。


 


微微眯起眼,他抓住小老板的手腕,由动作轻缓到紧紧扣住,只剩拼命向前走的腿脚和躁动的神经在叫嚣。


 


纷繁街景的对角,阴暗的落满路灯下轻狂尘埃的巷子里,王俊凯吻了他。


 


不动声色地给了他一个满载青春的鲜活成长。


 


渐渐交融的亲密气息,重重交换的情动心跳。他被误以为多情实际一心一意的深情眼睛真真切切地望着王源的眼,语气认真地说。


 


“那么现在,王俊凯要带他的男朋友去吃冰了。”


 


 


6.


 


旧友随着王俊凯说话的低嗓,情绪被渲染得意外动人,却也不由得悲伤了。不知道王俊凯有没有添油加醋,但是,作为听者的他觉得大家所想不到的两个男孩的爱情,竟然也可以忘乎到让旁人为之心动。


 


视线一转,客人看到那儿王源一身笔挺西装,从露额的利落头发到黑得发亮的鞋尖,谁都看出了他今天的意气风发与幸福欢喜。在他边上,他已经偷偷给白裙女人切下一块蛋糕。


 


似乎发现了自己热辣的视线,他急忙转过来,看到了这位盯着他的旧友边上的王俊凯,手抖了一下,再将蛋糕递给旧友眼中美丽的准新娘,然后拍了拍手保持干净,眼睛不知道往哪儿飘。


 


是他看错了吗,为什么王源的眼里渗满了藏不住的爱意。


 


这会儿,不会要私奔吧。旧友有点担忧。


 


 


7.


 


王源和顾白还是出去所谓地约会了。把人泡到手后,王俊凯无条件地相信王源。这位小老板主意多,谁知道又是出去干什么呢。


 


他依稀记起那会儿他拒绝王源后,几次去找王源,王源也没抗拒他,只是几个哥们一起打篮球路过花店要去前边买水喝时,王源看见了那些娇艳的玫瑰,他走在前面,阴阳怪气地对着自己的哥们指手画脚地大声说:“我以后也要给我女朋友买玫瑰,九百九十九朵诶!”


 


走在后边的王俊凯手指关节按得咯噔响。心头气得想要把王源的嘴给用玫瑰堵上。


 


 


坐在家里无聊地看着球赛,他真不知道为什么有男朋友的第一天,他的男朋友要跟别人出去约会。没过多久,就收到好哥们的微信,说路上看到王源和顾白,两人不会谈恋爱了吧。他瞥了眼,回了句是在谈恋爱。


 


他哥们马上发语音:靠他俩谈恋爱啦!


 


他冷冷一笑,也回了句语音:除非我改名叫顾白。


 


那头的人理解了好久,才大梦初醒,好一会儿才完美地总结出了真理:你跟王源谈恋爱啦。


 


但那天王源回来后还真是做了一件很令人吃惊的事。


 


 


8.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王源现在就跟女神结婚了?”虽然说王源和顾白在一起更合乎常理,但是从整个故事下来,怎么看王俊凯都是要陪王源走到最后的人啊。旧友带着惋惜,也只能用温婉的目光去安慰王俊凯。


 


“哦,等会再说吧。”王俊凯又看了下表,然后往王源的方向走去。


 


“诶,你要去哪里!”客人想拉住他,结果对方的脚步如风,还是走向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那里去探索他最珍贵的宝藏。


 


王俊凯回头,眼睛笑得张扬,“去结婚。”


 


他傻眼了。大梦初醒般,突然记起,王源没跟他说过结婚对象是谁,只是急急忙忙地通知了。


 


 


就看着王俊凯直直地走向王源,他俩站在一起才发现他们的衣服就是同款,还暗含玄机,暗暗的蓝色和绿色低调地在上衣口袋处蔓延开。不难看出这是属于王俊凯开的独立设计的服装店的雅帅风格。两人笔挺地站在那儿同顾白谈笑,最后,顾白把自己手中那束玫瑰放回桌上,然后走到她的蓝色大门那儿去迎接迟迟才到的属于自己的男伴。


 


王俊凯看着王源,王源的下巴磕在他的肩膀,笑着说什么。然后王俊凯就偏头很快地吻了他一下。马上王源就直起背来,笑得格外灿烂。


 


在那儿,王源的父亲终于到达了现场,王源和王俊凯才敛起笑意。


 


他走向王俊凯,看了他很久,然后轻叹了一口气。拍拍他的肩膀,轻声问道,“膝盖还痛吗。”


 


王俊凯坚定地摇头,腿依旧站得笔直。只有一旁的王源,眼眶悄悄红了,他转过头去,他父亲就拉起他的手,对他鼓励地笑了,然后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很平静地跟王俊凯的家人对话。


 


毕竟,是他最喜欢的年轻人,可以为了自己的孩子跪在家门口不吃不喝那么久的人。无论是私奔,还是做个不二臣,他相信王俊凯都有勇气陪王源到底。


 


他们很用心地成长为了优秀的大人,从意气风发的英勇少年蜕变,忍住了很多不该说的话,忘记了把烦恼倾述给他这个还想担忧操心的老大人,只是最后,他们还是很坚定地说出了很遥远的理想。


 


王俊凯那天饭也不吃,就跪在那儿,一声不吭,谁都劝不走。


 


很久,门才开了,外面湿冷的空气让王俊凯有些不适应突如其来的内屋流动而来的温暖。


 


王源他爸一开门就问了句:“那笨小子有什么好。”


 


跪在外头的人马上抬起布满血丝的眼,平日里打磨着裹了锐利刀锋的眼睛渐渐柔和了下来,带着不明显的笑意,倒不像个跪到麻木的人,他气息稳稳地说,“不要说他笨,他很优秀。”


 


一如当年他对王源说你不能演那种三流角色,你要演就当王子或黑骑士。


 


他父亲的眼眶跟当年的小老板一般,微微红了。道不清的情绪,他只是突然觉得,没有人能再这么珍惜王源了。


 


从里面跑出来的王源把王俊凯扶起来的那一刻,王俊凯觉得双腿不是自己的了,只有麻木,还有满满的欣慰。他多时未摄食的苍白面孔让人心疼万分,王源拉着他的时候,只看到对方忍着千斤沉的压迫感,声音很低地说得设计礼服了。


 


在婚礼现场,王源和王俊凯终于交换了简单的戒指,交换了温柔的吻,交换了坚定的眼神,确认了彼此是对方最正确的人。


 


王俊凯没喝醉酒前还在上面给王源唱了歌,他唱歌当然好听,他从不给任何人唱情歌,但就算王源的生日歌他都得唱得像情歌一样缠绵悱恻。


 


过去的他们,如果要用一首歌来形容,那一定是一首前奏遍布着用力的心跳声的歌曲,热恋感满满。而现在,那一定是一首前奏依旧浪漫歌词绝对认真的歌。


 


王源听过王俊凯唱粤语歌,最经典的《红玫瑰与白玫瑰》,今天,他在上面唱着一支香港乐队的歌,叫做《遇到了》。前奏很浪漫很温柔,王俊凯唱了点开头然后就唱不下去了,他和王源一起对视着笑着,然后大厅内就放起了原唱,到了高潮部分,王俊凯又开始唱起来了,他满满的目光落在王源身上,眼里心里包括声音里都是他。他们再度相视而笑时,全场都爆发了祝福的掌声。双方的家人偷偷转过头去抹去眼角的热泪,他们一点也不羡慕,两个依旧少年人的一腔孤勇。


 


“是你手把哀愁驱走温柔多细腻


伴你走一生仍不够心尘都细味


伴你数天昏和清早归途多远路


别要走日落似影射黄昏的灯已夜


千万年人和人遇过了


怎相信同行仍遇上了


这邂逅然而谁能预告


这刻故事已开始蔓延


经过无穷幻变天气总不分离


伤心不记起


沿途亦抱紧你不懂分离


此刻愿共你一起


千万年人和人遇过了


怎相信同行仍遇上了


这邂逅然而谁能预告


这生以内那天那地再见到你


无穷幻变天气总不分离


伤心不记起


沿途亦抱紧你不懂分离


开心因你起


我无意的发现


在这一颗心找到终点


沿途挫败碰面有多少未舍弃


看着笑脸每天愿能储起


经过无穷幻变天气总不分离


伤心不记起


沿途幻变天气仍然能守护你


只要同行有着你


只要同行有着你


同行有着你”


 


 


9.


 


是那样的。那天王源和顾白“约会”回来后的几天就是王俊凯的生日,顾白陪他一起去给王俊凯准备生日礼物。


 


是两张去冰岛的机票。


 


王源除了想当火锅店老板外他格外热爱音乐,经常会创作一些自己的作品。这次S市有某商场筹划的现场作曲弹唱比赛,特等奖恰好是冰岛的机票。顾白是一起去帮忙的,她多少有点功底,比王源专业点。但她全程没有参与多少,基本都是王源独立完成的。让她吃惊的是,王源的天赋如此之高,不比专业差,而且,曲里有很多商业圈的人所无法创作出的闪光点。很不容易,比赛进行到了很晚,终于宣布了结果。


 


“刚毕业,没什么钱,只有两张机票。”他最终得以骄傲地对王俊凯说。


 


他想起王俊凯那时候也是送了他一张盘,是王俊凯自己刻的,做了很久,里面全是自己作过的曲,而王俊凯填的词唱的歌,花了很多心思。那时拒绝过他的告白的王俊凯,竟然每一首歌都很小心地浪漫着。


 


王俊凯笑着对他说,刚毕业,没什么钱,以后给你买最酷最贵的钢琴,买两台,一台在火锅店里,另台你放家里。


 


现在王俊凯接过那两张机票的时候,笑了。曾经为王源补课时说过等他毕业后他们一起去欧洲,而冰岛,是他们最向往的地方。


 


原来,王源也早已朝着他们的未来奋力奔跑了。


 


 


“经过无穷幻变天气总不分离


伤心不记起


沿途幻变天气仍然能守护你


只要同行有着你


只要同行有着你


同行有着你”


 


王俊凯还在上面唱着,王源在底下看着他,现在大概仅有那句岁月静好得以形容此刻的安宁美好。


 


-FIN-



评论

热度(2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