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肛了

时间不会证明任何事,他们自己证明自己

独一无二的喜欢对他们

小青她不是蛇: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刚认识他们的时候,王俊凯脸还有点肥,王源刚刚念初一。


那时候给他们的称谓还带了点空间风,凯爷奶源什么的,土霸村花那一类。


我尚且不懂团饭唯饭的说法,微博上大家都是益母草。


 


因为他们我知道了lofter的存在,搜到了一个叫凯源永绊的文站。


后来因为他们我写了第一篇同人文,写了短篇写了连载……天知道我有多懒多现充,现在想想也难以置信。


 


接着他们穿了宝蓝色的奇怪西装,去领一个益母草们花钱买的奖。


他们继续录制少年狗,两个人在歌乐山占山为王,游戏里吊打其他练习生。


五月他们去录快乐大本营,那时候电视里他们还被允许表演合唱。


而我尚且不懂珍惜这份理所应当。


 


后来一切都迅速地发生改变,带我入坑的朋友在麦当劳里舔着冰淇淋,说她手快,能抢来官方写真。


“我可以把凯源的卖你,我只留千千的。千千他太可怜了。”


 


我总是慢几拍,那时我刚搞懂白嫖的含义,沉浸在机场图里王源拉扯王俊凯书包带的甜蜜,难以自拔。益母草这个词早已消失在微博里。


 


事情的走向挑战我愚蠢的智商高点,换了一批博主关注,就好像能继续白甜着过。


 


他们活在我的社交媒体里,那时候王俊凯公开揉王源的头毛,这视频只能在微信悄悄传播。


我看着他们在机场冷战,在台湾和好。我和朋友因为一个饭制的视频激动到语无伦次,因为一个节目里的小动作讨论分析到深夜。


好奇心促使人们睁开眼睛,窥探欲鞭策阿姨前进。


 


再后来好奇心与窥探欲都慢慢消散,我突然想再听他们唱首歌。


 


竹马和真爱的界限变模糊,虚虚实实也混沌在一起。只有他们合唱的歌是实在的,音符不会随时间改变,不会因谣言消散,更不会被大人的欲望玷染。


于是我第一次参与了饭圈的事情,和椰子一起,和其他素未交谈的蟹园一起,搞事情。


 


那不过是短短几天的企划,说到底就是一群讨要初心的小姑娘老阿姨,委屈急了,忍不住发发声。


如果说那之后的我有什么改变的话,大概只是不再买官方周边了吧。


 


如今钟表又被向前拨了近一年,唯一不变的是他们总在改变。


王俊凯在人群中俨然小大人的模样,王源顶着学渣的脏水,问心无愧考上了全国最好的高中之一。


他们的故事里从来没有我这个旁观者,他们只是向其他孩子一样,跟着时间的步子行走、成长、突破。


时间不会证明任何事,他们自己证明自己。


 


但我的故事里却有他们。


我也跟着时间的步子行走、成长、变老:)


因为他们,我认识了一些人,结交了几个朋友,去了几个地方。


我独自生活在地球的另一边,听原本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的人讲她们的生活琐事。


我独自坐着飞机火车,去原本不知何年何月才会去的国家、城市,去见这些在网络上陪伴帮助我的女孩子。


 


还有更多的,我不认识的,正在看这些废话的你们。


我的私信信箱里会有你们的表白,质疑,甚至是不敢告诉家人好友的小秘密。


有人曾因我写的东西有了一天的好心情,有人曾因我编造的故事而感动流泪。


 


或许我不会一直写他们的故事,但为他们写下的故事将永远留在这个博客里。


或许我短时间里等不来他们的下一首合唱,但他们唱过的歌永远刻在光碟里。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三年前满天飞的十年之约也早变得透明。


但我所喜欢过的,正喜欢着的,属于王俊凯和王源的故事,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都存在过,发生着,并有一个难以预测充满惊喜的未来。


 


——来自第三年715依旧不在重庆的小青



评论

热度(881)

  1. 炸毛就是我来怼呀小青她不是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