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肛了

小一号先生

希望小一号先生和大一号先生永远在一起

虫工:

#你是我的小一号,却契合的刚刚好。


#大概是个絮絮叨叨的故事,为了相遇而引出的一篇东西。




我有一个比我小一号的男票,虽然我口上喜欢叫他源源,但是在心里,我还是喜欢叫他




小一号先生。




小一号先生看起来小小的一只,傍晚在海边看日落的时候,我站在他身后,可以轻易地用风衣把他包住。




他太瘦了,海风太大,我怕他被吹走。




小一号先生转身抱住我,他说:“你是我眼中的苹果。”




一脸期待的小模样把我给萌傻了,我忍不住亲了他一口,小一号先生却挣开了我的怀抱,好像有点生气了。




啊,他刚刚说什么了?




眼里的苹果?




难道要我给他买iPhone?




后来我用肾六百度了一下,看着远处一个人踢着沙子玩的小一号先生,哭笑不得。




【You are the apple in my eyes.】




你是我眼中的挚爱。




我想,我大概是爱上了一个诗人。




悄悄地,蹑手蹑脚,我走到还在怄气,一个人望着海浪来回拉扯的小一号先生身后。




用最最最土豪的方式安慰了他。




傻子,别玩沙子了,哥给你买苹果七。




他转过来瞥了我一眼,只一眼,邪气十足的,我心里又痒了起来,想把他拉过来好好疼爱。




他挑起下巴说:“知错了吧?”




我继续作死:“敢问陛下所言何事?”




他走过来,优雅地,把手背在后面,如欧洲那些个可闻不可见的贵族。




然后,我吃了一嘴沙子。




看来,我要欺君犯上了。




制服小一号先生的方法其实很简单。




那就是,挠痒痒。




他被我痒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眼睛红红的,让我想起了我们初次见面时候他温顺得像只小兔子。




我把他搂在怀里,他虽然瘦但是抱着的感觉意外地舒服,小一号先生笑着说我们的灵魂已经严丝合缝地黏在一起了,如此契合的灵魂,什么也不能分开。




我摸着他的头发,没有说话。




何止灵魂,身体更是契合。




我不敢说,不是因为我怂,而是我已经领教过兔子变身蝎子的厉害了。




想到在一起之后他的种种“暴行”,我有点委屈了。




问他:你刚见我那会儿怎么乖得像只兔子似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现在很是炸毛。




我已经准备好迎接源哥出场了。




出乎意料地,他没有炸毛,低头一看,长而翘的睫毛像蝶翅扑闪,嘴唇上扬。




这么温柔的笑,我懵了。




更让我意料不到的是,小一号先生居然仰起头,主动地亲了我一下。




我再也忍不住了,妈妈说,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我捞过小一号先生,面对面地,亲了回去。




亲得太过入神,夕阳跟我们说再见,都没听到,可惜了。




夜色袭来,好像这世界最亮的,就是小一号先生的眼睛了。




他说:王俊凯,我那是扮兔吃老虎。




这下我彻底明白了,原来他反攻的野心,从第一次见面就有了。




所以那些扑到我身上的突袭是预谋已久的。




小一号先生不乖,我要罚罚他。




就罚他,一辈子都和我在一起,一起看日出日落好了。




我这么说着,小一号先生竟然哭了。




其实小一号先生是非常坚强的人,今天,有些例外罢了。




今早凌晨,医院病房里,小一号先生的妈妈,停止了呼吸,安详地离开了。




昨天还跟我有说有笑的,要我好好照顾小一号先生,今天就走了。




也对我太放心了吧。




好,我会照顾好小一号先生的。




同时,小一号先生也会照顾好我的。




我和小一号先生啊,有很长的故事可以讲。




那些相遇,分离的故事。




随着日出日落,一遍遍回忆,晾干了,封存,带上路。




小一号先生啊,是我今生的福祉。




夜色里,牵着这骨节分明的手。




我这么想着。



评论

热度(72)

  1. 脱肛了虫工 转载了此文字
    希望小一号先生和大一号先生永远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