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肛了

【凯源】《匆匆那年》<夏秋贺文>

爱是细水长流

肖筱笑饭团:

写在前面:


       


       入坑后的第二个夏秋纪念日,很开心我们的小竹马陪着彼此一直走到现在,而且也许诺给了对方很多很多个十年。希望能够陪着他们一起成长,变成最好的自己。也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小竹马会给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我也愿意拼尽全力去换取那个我想要看到的奇迹。




        这是根据 @山风吟岚 同名视频改写的短篇,授权图见上一条lo。因为我添加了很多自己构思的内容,如果短篇与岚大或者你们每一个人心里的故事有出入,也敬请谅解。




        希望每个看到的你都能耐心读到结尾【鞠躬】






>>>






0.


 


我见过人间万千的脸色,爱过你旧时的眉眼,挥霍地走过长长的路,只是岁月灼身后,我还是会想念你不忧愁的脸。


 


重逢是誓言迟来的兑现,是岁月宽宥的遇见。


 


 


 


1.


 


“小凯,别看手机了。”


 


不远处风扇转动时砸在耳畔的嗡嗡音节卷着经纪人重复了不知第几遍的话蜿蜒至鼓膜处,痒得令他发怔。长时间聚焦的目光在这一刻茫然地散在远处的喧嚣人群中,王俊凯手中紧握着的手机一下子黑了屏。


 


屏幕上两个小少年坐在白色摇椅上笑得正开怀的画面也随之消失。


 


“待会儿有你的戏份,不看剧本的话就休息一下吧。”


 


经纪人善意的提醒却没入他的耳。王俊凯兀自望着嘈杂人群,导演拿着剧本给两个个子矮矮的男孩讲戏的画面好像直接刻画入心,闭上眼也能将细枝末节感知得有血有肉。


 


他重新给手机解锁,屏幕亮起的一瞬间王俊凯又看到照片上的两个少年笑得生动,侧头望着同一个方向,眉眼弯起的弧度相似,黑白两件衬衫在四周绿荫掩映中被柔和的光晕环绕。镜头定格了他们,而他们好像定格了时间。


 


“你们要表现出真正开心的样子,就把你们平时特别高兴的状态拿出来……不用太刻意,在生活里怎么笑,待会儿在镜头前就怎么笑。自然最重要。”


 


导演讲戏的语气温和又耐心,王俊凯抬头看到那两个小孩抿着嘴认真点头的样子,只是眼睛里还是有掩饰不了的怯。他恍然觉得这场景太过熟悉——就像是,十四五岁的他们。


 


不,其实也不像。


 


王俊凯低头再看看那张照片,给不了一个答案。也许是有一点相似的——至少照片上同样是年少的眉眼,看向所有事物时瞳仁里都是不经世的光芒。


 


岁月在照片上两个少年的身旁汇聚成细长河流,蜿蜒经过,不吵不嚷。所以照片上的他们,永远年少着。


 


 


 


2.


 


王源从一个渺远的梦境中醒来。


 


车里开了点冷气,搭在皮革座椅上的手明显凉了一些。他揉着眼睛问助理几点了,得到还早的回答后继续靠回座椅上,半闭着眼看窗外车水马龙,脑海中关于那个梦境的片段零零碎碎地拼凑,偶尔抓住几个短促的画面,一闪而过的猝不及防感刺得太阳穴突突跳。


 


“我说源源,你真没必要这么拼。”


 


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助理并不知道他在出神,低头在手机屏幕上划几下,看着行程表这么对他说着,末了又补充一句:“见导演的事,可以放到明天的。你刚录完节目,应该休息一下才对。”


 


“明天嘉宾就会飞到这边来了,我肯定事先得跟他们见一面。”王源敲敲太阳穴,语气平缓,“而且当年我还在组合里的时候,第一次出演男一也是刘导力保,他对我有知遇之恩,第一时间去见他也是应该的。”


 


见他态度坚定助理也不再劝,划着屏幕继续看行程表。过了片刻忍不住感叹一句:“明天那嘉宾现在也真是火,几个10后小孩儿的组合在这么些日子里就圈了大帮大帮亲妈饭。录节目的时候现场粉丝不知道会叫得多疯狂。”


 


王源笑了笑说是啊,我们都老啦。助理一听却不干,拍了下座椅就转过身说老什么老,源源姐跟你说,当年你那个组合不知道比这个火多少倍!要是现在还在组合里,那肯定也……


 


“雯姐,你别这么激动。”


 


王源笑着打断她,她也自觉失言。


 


“客串完这场戏以后,我想有个假。”


 


“啊?”


 


“两三天就好,想……到处看一看,放松一下。”


 


“如果行程能安排过来的话,我跟公司协调一下。”


 


王源应了声好。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他拿出来一看是朋友圈有了更新,点进去发现是千玺新发的动态。


 


【今天撮合了舞社里互相暗恋了好久的一对儿,哥帅吗。 】


 


底下还有配图。看得出是刚练完舞,他随意搭在额前的刘海被汗湿了几绺,穿着一件黑色背心对镜头比点赞手,即使是有点滑稽的动作也依然摆着一副严肃表情。王源看完后噗嗤一下笑出声,迅速打字回复。


 


【帅炸!不过小千千你这万年不变的自拍表情是怎么回事?差评!】


 


没过几秒千玺就回复他,短短四个字——缅怀青春!王源盯着那个感叹号咧咧嘴,想着自己怎么还能被易烊千玺这么欠揍的语气勾起点伤感呢,真是失败。很快千玺这条动态下就跟了不少回复,刘志宏他们那帮子人嚷嚷着千玺成天撮合嘉禾里的小年轻,为老不尊云云。王源看千玺跟他们回嘴看得想笑,结果刘志宏又好死不死地在评论里艾特他,说大源啊,你也这把年纪了,怎么还不让千月老给你牵根红线?


 


王源愣一下,回了句牵个鬼啊,还配了个苦笑的表情。结果评论里却起哄得来劲,看得他心烦,不得不退出微信界面。


 


手机切换到主屏时王源突然觉得心里好像真有那么点苦涩的意味。他举起手机对着屏幕发呆,明明是很亮眼的背景色,却像是要把他整个人扯进黑暗里去。


 


被设置成主屏壁纸的是一张多年前王源在火车站抓拍的照片。画面里天色很晴,一个背影清瘦的少年是被阳光拥抱着的主人公。周遭零散的行人已经被调得身影模糊,但也许是置身于柔和光华中的原因,少年本身就带了些朦胧感,背影的轮廓并不能完全看真切,微微侧过来的脸尚不能呈现出在这样的衬托下应有的清晰线条。


 


就是这样一张主人公的头将侧未侧,谁也猜不透他下一秒是否会回过头来的照片,占据了王源的手机主屏很多年。即使无数次瞳孔会被这样的亮色刺痛,但王源也始终没想过把这张照片的背景调暗一分。


 


大约是因为照片里的那人并不适合低沉的颜色吧——王源如是想。


 


所以哪怕是背影,也该是永远被阳光眷顾着的。


 


 


 


 


“源源,到了。”


 


王源的视线从屏幕上挪开,顺手摁下锁屏键。雯姐握着手机开了车门,说你先在车里等一会儿,我下车跟刘导联系一下,然后就匆匆下了车。过了片刻司机也下车抽烟去了,留下他一个人在车里百无聊赖。


 


<什么时候进组拍戏?>


 


千玺突然发来一条微信,叮咚一声把他吓了一跳,如实回复说就这几天吧,雯姐找刘导协商去了。


 


<那你现在在哪?>


 


<片场外面。怎么,要请我吃饭啊?>


 


<你八辈子没吃过饭还是怎么着。>


 


<嗯对。我最近瘦成什么样了你没看见吗?>


 


<……我说,你之前几年吃的东西都白吃了是不?>


 


<对啊。所以你要不要请我吃饭,夜宵也行。>


 


<好啊。>


 


王源本来也就是无聊跟他开开玩笑,没想到他还真愿意陪自己打发时间,就这么答应了。顺势一想好像也挺久没见,即使身处同城也没什么碰面机会,就干脆跟他约了时间吃夜宵,乐呵呵地回一句你别反悔啊,结果千玺却毫无前兆地扔来一个让他直接屏住呼吸的问题。


 


<客串的时候会见到王俊凯么?>


 


一直逃避着不愿意去想的问题经好友之口明明白白摆在自己面前,没办法装傻了。


 


<可能吧。>


 


千玺好久没回复,王源笑了笑放下手机看向窗外,算着雯姐离开的时间,想着她应该也快回来了,于是侧过头把脸贴在车窗上,一边望着雯姐的踪影一边往玻璃上哈气,幼稚的把戏玩得不亦乐乎。


 


——只是没想到起雾的玻璃上会隐隐映出那么一个熟悉的影子。


 


雾气弥漫中王源陡然睁大了眼。


 


那人从大厅那头缓缓朝外走来,身旁跟着几个工作人员。距离实在太远,王源看不清他的脸。随着脚步渐近,轮廓也渐渐明晰,王源一瞬间有了失重般的眩晕感。


 


果然是他。


 


神色依然是看不真切的,只是大约能看清,他手里捧着……


 


捧着什么呢?王源猛地直起身,跪坐在座椅上,因为动作太过迅疾差点撞到头。他用力摇下车窗,视线在那人怀中聚焦。


 


——他手里捧着的,是一束艳丽的玫瑰。


 


王源喉咙发涩,眼睛因为过分用力地瞪大胀痛起来。他凝视几秒后才惊觉自己举动荒唐,匆匆在座椅上坐好,狠狠将车窗重新摇上。


 


玻璃上的白雾早已消退,王源突然不敢想象王俊凯若是透过这窗户看得一清二楚,那么自己在他眼眸中倒映出的该是怎样一副可笑的模样。


 


他颓然地靠在座椅上,逃避般地闭上眼。思绪飘忽时他甚至能听见那行人从自己车旁经过的脚步声,急促而匆忙,像是讽刺。


 


会看到吗?


 


直到雯姐回到车里来时王源才睁开眼。打开车门时瞬间溜进来的一阵风好像刺激到了神经的某个细枝末节,他一刹那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梦。


 


——王源,这是你要的重逢么?


 


 


车子里的冷气忽然让他觉得很冷,混着方才的苦味钻进心底,难受得无以复加。


 


 


 


 


3.


 


“喂?”


 


“我见到他了。”


 


电话刚接通王源就朝那头扔去这么句话,千玺果然一阵沉默。


 


“我不知道他看见我没有。”王源抬脚把路边的一颗石子儿踢得老远,“我不想吃东西了,你陪我过来坐会儿呗。”


 


“吃夜宵的胃口都没了?”


 


千玺在那头调笑,王源用手背揉揉眼睛,跟他报了个地址就在街头找了个长椅坐下,看不远处的几个小孩儿打闹,又没头没尾地来了句,你动作快点,待会儿你源哥要被认出来了。


 


“呵。”


 


“呵你一脸。你源哥就不能是小鲜肉了?”


 


“能。我是老腊肉,行了不?”


 


王源嘁了一声把电话挂断,紧接着雯姐的微信又发了过来,反复叮嘱他今天晚上早点休息,既然见了导演那么就放宽心,不用神经高度紧绷。


 


知道了。王源回复她,紧接着又是叮咚一声,他盯着屏幕上新弹出来的一条微信发呆。晚风拂来时他才发觉自己耳畔在发烫,心脏失重的感觉又在一点一点地复苏。


 


他想起那团艳丽的红,梦境中的散落片段像短镜头一样在眼前一晃而过,最终定格在某个瞬间里一点单薄又灼目的颜色里。


 


那一年才多大呢——十四岁吧?


 


赤诚又懵懂的年纪里,穿着浅灰色针织衫坐在一间小小的自习室里,面对桌上突然出现的一支红玫瑰,惊异地抬起了眼。


 


只是生活终归不是电影,王源还做不到像荧幕中的主人公那样能将之后的情景铭记得分毫不差。好像第一眼见到了一副熟稔至极的眉眼,嘴角弯起的弧度他闭上眼都能勾勒得清晰。


 


借着短剧拍摄的名头王俊凯将这样一支花放在他面前,喊的是王源儿,不是马思远。


 


接下来说了什么,王源早已记不清,大意就是他用调笑的语气说要把这花送给自己,王源才如梦初醒地想起这是剧本里的桥段之一。短促的对视间看到他眼眸里的期待,王源抿一抿嘴记起两人之间持续了两天的冷战,拿起花后避开他视线,捻着花枝沉默着。王俊凯当他是接受,被主页君叫去时高兴地应了一声,眼角眉梢都染着笑。


 


王源轻轻转动花枝,抚上艳红的花瓣。因为是剧组道具的缘故,本该锐利伤人的花没了一根刺,张扬的颜色却有温润的触感。他盯着这花出了神,想着他们两个是不是也该磨平一些棱角,不然连拥抱都会受伤。


 


彼此都正好处于一个气盛的年岁,偶尔的磕碰摩擦都有可能成为矛盾的火苗。谁也学不会低头道歉,王俊凯选择与别人走近谈天,却总是飘忽着视线看向他这边。王源却习惯于沉默相对,无论心里难过与否都闭口不谈。最终一场无端的冷战总是以一次靠近或一句话而潦草结束,永远不成熟,但年少的他们总是说服自己感到满足。


 


王源突然觉得很困倦,其实没有棱角,也会很累。


 


最终他还是放下了那枝玫瑰,散场后也没有把它带走。他说不清自己的心情,就是执意没有留下这样一个属于他和王俊凯的念想。就好像他们之间本来可以选择沟通,但是他们都没有。


 


 


 


“何苦呢。”


 


无数次对自己说过的话,猝不及防出自千玺口中。


 


他们并排坐着,王源半天没接话。在等待千玺的过程中他去附近买了几罐啤酒,这下被千玺拿了起来,一罐一罐地喝。


 


“你们俩当年的事我也不清楚,这次见面,说开了不是更好么?”


 


王源只是摇头,忽然间抬手指向某个方向,开口说你看那些小孩儿,像不像我们以前的样子。


 


“有么?”


 


千玺看向他指着的方向,几个小孩儿闹成一团,笑声和叫喊都放肆。


 


“我们当初玩枕头大战的时候,也这么疯。”


 


“你还记得啊,那么久了。”


 


千玺眯起眼笑,像是陷入漫长回忆中。王源应了一声说当然记得了,托着下巴看着那群男孩儿中的一个把死死护在怀里的几颗玻璃弹珠小心翼翼塞给另外一个矮一些的小肉团,无法聚焦的目光看上去不单单是在看那两个小孩儿,好像也在透过他们看着别的什么东西。


 


当然会记得啊。


 


他记得拍摄十年宣传片时山城炎热的夏天,记得那个四月天里的第一次彻夜高歌与笨拙鞠躬,记得自己在最骄傲的节目里为闭关期间的王俊凯流下的眼泪,记得Karry王突兀的回归,记得在闹鬼那一集自己站在王俊凯身后笑得弯起眉眼,他忽然间回过头与自己对视时眼睛里的光芒和自己那一瞬间的心动。


 


王源记得很多,却唯独选择忘记他们是怎样潦草地离散。


 


千玺喝得有点多,把空罐子一丢就仰着头靠在长椅上,说王源我跟你说个好笑的事儿啊,今天舞社来了新成员,我跟他们打招呼的时候,一开口就是嘿你们好我是TF……


 


“TFBOYS易烊千玺。”


 


“对。还好他们没听出来。”


 


千玺自顾自笑了会儿后又闭上眼,嘴里念念叨叨。沉默片刻后又开始哼着什么旋律,王源以为他在说话,凑近些却听见他在断断续续地唱着《梦想起航》。


 


“你有病吧。”


 


王源用力推了他一把,结果千玺很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继续有一句没一句地哼着。稚嫩的旋律被他这么个大男人唱出来有着说不出的怪异,王源却没再打断,双手环着膝盖,把头埋在双膝间听他一直唱到结尾。


 


 


 


“千玺。”


 


“啊?”


 


“我可能……注定躲不开他。”


 


“………………”


 


王源拿出手机解锁,将屏幕递到他面前。突然的光亮让千玺不适应地眯了眯眼,看清屏幕上的内容后心脏猛地一跳。


 


是他助理的微信,只一句话——过几期你的前队友会来录节目,我们已经跟他们在谈。


 


——前队友。


 


王源朝他笑笑,收回手机说千玺,我当主持人好几年,给别人带去快乐也总为很多并不太熟的人疗伤,但我自己找不到医生。


 


“王源。”


 


千玺抬眼看他,几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一段字句。


 


“你还喜欢他么?”


 


 


……………………


 


 


沉默了多久呢,久到让千玺以为他根本没有听见这个问题,久到让王源听见了自己无数次心跳的声音。


 


 


“爱啊。”


 


 


他这样答。答非所问,却在尾音落下时红了眼。


 


 


 


 


4.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都还不懂爱是什么。


 


他们只知道把感情具象成书包里常年带着的糖果,弯腰为对方系好鞋带的动作,或者游戏环节中偷偷的偏袒。在那个年纪里,他们还想不到更多方式。


 


后来,爱又具象成无数次想触碰却又缩回的手,对方转身时很多次的欲言又止,甚至是风浪席卷时努力维护这份感情的单薄倔强。只是再后来渐生的罅隙两个人也无法挽回,世俗的洪流把他们强行推去不同的路口,他们以爱的名义割舍爱。


 


王俊凯有的时候也会想,如果当年没有那么一次大吵,还会不会各自单飞,现在属于他们的岁月,还会不会永远是现世安稳的光景。


 




 


“喵呜……”


 


怀中的小猫在电梯到达底层时不舒服地叫了一声。他从恍惚中回到现实,低头轻轻顺了顺小家伙背部柔软的毛,将滑落了一角的小毛毯重新盖好。


 


“以后我不照顾你的时候,你自己乖乖待着,别到处乱跑。”


 


王俊凯这么对它说着,即使听上去更像是自言自语。小猫安静蜷缩在他臂弯里,好像对接下来与主人的分别毫无感觉。来到门卫室以后王俊凯笑着跟门卫大爷打了声招呼,蹲下身把小猫放下来,再次用毛毯细心裹好,轻轻抚了抚后缩回手,对一旁上了点年纪的人点头,说麻烦您了。


 


门卫大爷连忙摆手,笑着说不麻烦,看着他起身欲走时忽然又叫住他。


 


“小伙子,拍戏注意点身体啊,别折腾自己。”


 


“好,谢谢您。”


 


“什么时候领个对象回来啊?”


 


他笑着点燃一支烟,用长辈语气和蔼问着。王俊凯低头看看那只好像是睡着了的小猫,略一摇头,说再看吧,我也不知道呢。


 


转身的一瞬间王俊凯感觉自己心里好像空了那么一块,泛起些疼痛。像是常年的伤口结痂时真的会不舒服,留着便一下也碰不得,撕掉却伴随着痛觉和巨大的空洞。


 


 


走出门卫室时他听见小猫在身后又轻轻叫了一声,他不懂这代表着挽留还是告别。也不愿意多想,来到早已等候多时的一辆车旁边,经纪人摇下窗要他快点进来,他抬手整理上衣,把方才因为抱着小家伙而起的褶皱抚平后就拉开车门上了车。


 


“真送人了?”


 


他侧头看向窗外,嗯了一声。


 


“我看那只猫你养了都好几年了,怎么说送就送了?”


 


“接下来几个月行程太满,没时间照顾它。”


 


“放心啊?”


 


“门卫大爷他之前也养过猫,爱猫,能照顾好。”


 


“那也比不上自己照顾吧……忙完这阵子就接回来呗。”


 


 


经纪人随意聊几句就握着手机联系片场工作人员去了,王俊凯也没再接话。他忽然想到,如果那人知道自己将小猫送了人会是怎样的反应。


 


会生气么?


 


但明明当年不辞而别的时候像是完全没有把它放在心上啊——好像几年前把它从宠物店里抱回来时满脸喜悦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


 


王俊凯记得王源每次抱这只小猫时的动作就跟抱小宝宝是一样的,把它放在自己家时理直气壮——怕嘟嘟跟它打架。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王源对它的喜爱胜过对自己,王俊凯以为王源万万不会舍得这只猫,却没料到他在猝不及防离开时对谁都没有说一声再见。


 


同样,王俊凯以为和王源牵过手就能一直走到白头,却从未料到他们在许诺给对方的一整个人生的旅程中,中途就松开了彼此的手。


 


 


 


5.


 


“Cut!”


 


刘导一声叫喊让王源的笑容维持了几秒后就收敛,镜头撤去,工作人员也散开。他看着刘导笑着走到自己面前,说小源啊,这几年演技真的进步很大,这场戏非常好。


 


“谢谢刘导。”


 


“要不要约个下部戏啊,自从前几年合作过一次之后都没下文了。”


 


刘导笑得爽朗,肯定地拍拍他肩膀,顺势又问一句,你和俊凯见过了么?


 


“还没有。”


 


“好像你们也挺久没见了。改天杀青宴的时候你也过来跟他见一面呗?”


 


王源点头笑着,刘导却没注意到他一瞬间的怔忡,继续说着我看你们当年这三个小伙子现在也都挺好的,要趁年轻多发展啊。你看俊凯也接了不少好作品,粉丝狂热得上次直接跑片场来给他送玫瑰花了……小源你除了主持也可以多接戏,不然也可惜了这份天赋。


 


王源心下一颤,表面却不露声色地笑着。跟刘导道别后就往片场外走去,拨通了雯姐的电话准备问她车子有没有开过来。


 


站在路边等待电话接通。不远处一辆车驶来,强烈的灯光让他不得不抬手遮住眼睛。听到刹车声后王源放下手,看着后车门打开后走下车的那个人。


 


呼吸突然一下子屏住。雯姐在电话那头喂了好几声,焦虑的语气落在耳畔嗡嗡如虫鸣。


 


王俊凯朝他这边走来,渐近的脚步声像是踩在他心上的密集鼓点。猝不及防的对视让王源听见自己心口轰隆轰隆响的声音。


 


来不及躲开,王源也不屑于落荒而逃。他扬起一个笑,叫了一声王俊凯,停顿几秒后又补上一句,好久不见。


 


王俊凯在他前面几步距离的位置停住脚步,直直地望向他的眼睛,像是要望进心里去。输不起的性子在这一刻当然也不会软弱,同样弯着嘴角点头。两人太过平静的见面既不像老友间的久别重逢,也不如宿敌间的狭路相逢。经纪人是认得王源的,即使不知道两人之间的过节,在这一刻也识趣地避开。


 


两个人在这一刻都缺乏逢场作戏的演技,表演不出煽情桥段。王俊凯率先打破沉默:“什么时候过来的?”


 


“下午。刚拍完戏。”


 


王源望着他经岁月洗礼后轮廓更为明晰深邃的眉眼心口一疼。他们都是少年已远青年渐近的年纪,想从重逢时的眉眼中找回年少时的影子只能是个可笑的念头。只是痛觉越大嘴角的笑意越深,他不敢再看王俊凯的眼睛,怕那副瞳孔里倒映出的是自己难看得不像话的样子。


 


“这几年还好么?”


 


——不好。一点都不好。


 


王源听见心底有个声音在这样叫嚣,却还是点头,语气轻松地说,我听助理说了,你会来录我的节目……改天一起吃个饭吧。


 


“好。”


 


王俊凯盯着他应了一声。王源突然狠狠咬住嘴唇,哑着声音说,你能别这么看着我么?


 


“………………”


 


“王俊凯,我不想见你了。”


 


王源红着眼倒退几步,语气发狠地说,我刚才开玩笑呢,我这辈子都不想见你了。 




 


 


“当初为什么要走?”


 


王俊凯终于开口,眼尾烧得通红。王源脱了力般蹲下身,喉咙深处压抑着的音节在体内回旋,木讷地听他一字一句地念——连一句再见都不说,发个短信说分手就去了机场,王源,你把我当什么?


 


“什么都不留下,什么也不说。”


 


“王源,你就这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么?”


 


 


 


——不愿意么?


 


我要是不愿意,就不会在拍自习室的时候为了一个你扮演的虚拟角色去学会打架;我要是不愿意,就不会全心全意去考你在的大学;我要是不愿意,就不会在千夫所指的时候只想着挡在你面前,就不会为了那次曝光跟公司对立,跟家人恳求理解,就不会义无反顾地,想要背叛全世界,站在你这边。


 


但是比起跟你在一起,我更愿意给你未来。


 


可为什么在最痛最难的时候,你都不愿意听我说话呢?所有的矛盾委屈为什么都要堆积在那个时候爆发呢?


 


你说要给彼此时间,所以我选择这样一种极端的方式。我们都太不成熟,你以为吵完以后还是能够和好,可是那次不会。


 


我从来不是你想象中的决绝。我舍不得梦想舍不得他们舍不得那座城市,舍不得你,可是没有退路了。


 


 


 


王俊凯死死盯着他,等着他回答。王源抬起头,四目相对间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干涩得不像样子。


 


“你什么都不懂。”


 


王俊凯,你什么都不懂。


 


 


 


王源离开前没有哭。


 


王俊凯在他身后,看着总是强调从八岁开始就没有哭过的,自己从小疼到大的王源,在转身后拼命忍住哭泣,瘦弱的肩膀不断发颤时,低低地开口。


 


“王源儿。”


 


成年人的声线,没有直呼其名时的生涩疏远,带着王源最最熟悉的乡音,轻轻的儿化音像是触动他心底某个记忆的开关,轻易逼出忍耐了很久很久的眼泪。


 


王源在王俊凯看不见的地方流泪,一直没有回头。王俊凯举起手机,在夜色模糊中拍下他的背影,看着他一步一步远离自己的视线,像是要走出自己的整个世界。


 


可能以后,是真的再也不见。


 


 


 


 


6.


 


 


“雯姐。”


 


“嗯,我出片场了。”


 


“你在哪,我还没看到你。”


 


“嗓子不太舒服……没事。”


 


“对了,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假,讲通了么?”


 


“我想去外面看看。”


 


“好,谢谢你。”


 


挂断电话后界面切换到主屏。王源望着屏幕上的那个少年,停留在十几岁的样子,一个背影就足够照亮自己的整个世界。


 


这是自己高考那年拍下的照片。


 


 


 


短暂的考前假期里王俊凯拉着他去一个火车站附近玩,很笃定地对他说一定能考好,不用担心。他看着王俊凯笑着跳上一边轨道,摇摇晃晃向前走,他举着手机跟在后面拍照,在已经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王俊凯从轨道上跌下来,在平地上接着往前走。王源看着他不停歇地走,像是在毫无牵挂地走向未知的前方,下意识喊了他一声,小凯——


 


王俊凯微微侧过头,王源也不确定他是否听见,不由自主地按下拍摄键。后来他究竟有没有回过头来成了记忆长河里想不起答案的谜,但是这样一张无心抓拍的照片却被王源用作手机壁纸,一用就是好多年。


 


 


 


王源放下手机,看到了雯姐停在不远处的车。上车后雯姐问他怎么刚才老不接电话,他靠在座椅上发呆,听到这声询问后撒了谎。


 


“剧组的人又找我说了几句话,不方便接。”


 


“这样啊……”


 


王源解释完后正欲闭上眼,雯姐又转过身来叫了他一声。


 


“源源——我刚才在综艺热门榜上看到一个挺火的才艺秀节目,你有个前队友在里面客串一期评委。”


 


“………………”


 


“这节目才播出第一期,点击率直接就上热门了……你要不要看一下?我出门前下好了。”


 


雯姐把手机递到他面前,王源像是不受意识控制一样伸手接过,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视频加载的空隙中他透过屏幕看见了自己的眼睛,直到屏幕亮起时也仍然是目光失焦的样子。他听那人作自我介绍,说他是王俊凯,尾音低低,笑容好看,弧度相较从前不可避免地收敛了许多,带着点被光阴打磨后沉淀下来的温和。


 


他第一次在看他的时候思绪飘飞。


 


他想起小时候。他们在街边唱歌,吃便宜的面,同喝一瓶汽水,描绘不出梦想的样子却想安身立命在对方的未来中。后来他们从山城的小广场唱到了央视的现场,再后来登上了更大的舞台。他从不说他最重要,却在那么骄傲的年纪里只愿意对他低头。即使领略过世间形形色色的风景,仍然偏爱他的眉眼。只是走过的路越来越长,他们好像都弄丢了那么一种温柔又赤诚的心情。


 


屏幕中突然响起熟悉的旋律。王源愣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这是哪首歌。舞台上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握着话筒闭眼唱着熟稔的歌词,并不是太惊艳的音色,青涩的声线把这首歌演绎得太过情感浓烈,有点像十三岁的他。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地剥开我的心


 


  你会发现 你会讶异


 


  你是我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


 


  ………………”


 


 


大脑像是缺氧,莫名发晕。王源下意识调高音量,引得副驾驶位子上的雯姐回过头来。


 


“这唱得也不好吧……声音都快哑了。”


 


王源愣愣地听下去,眼前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清。直到灯光亮起,他看见王俊凯举起了满分的牌子。


 


全场哗然。


 


台上少年仍然安静地站着,王俊凯放下牌子微笑着看向他,眼神中的情绪王源觉得自己好像读不懂了。周遭的人开始窃窃私语,他没收敛笑意,弧度温柔得像是看见了最珍贵的东西,让王源几乎想要抬手去抚平他的眉眼。


 


 


 


是我以为的那样吗?


 


你一直记得过去,没有弄丢最开始的心情?


 


王源捂住嘴,毫不顾忌地哭泣出声。


 


全都是你。全都是你。


 


你是我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


 


 


 


7.


 


“为什么突然想休假呢?”


 


王源盘腿坐在地板上,听着千玺从电话那头向自己抛出的问题。他意识到这次告别对身边人来说确实是措手不及,手指头在地板上胡乱划着,含糊地回了句,想出去放松一下。


 


“回重庆么?”


 


“不是。”


 


“出国?”


 


“去广州。”


 


“………………”


 


“别劝我啊我跟你讲。就跟你上次说的那样,叫什么来着——哦,缅怀青春。”


 


“王俊凯知道么?”


 


“我没跟其他人说。雯姐以为我是要到处跑。”


 


千玺在那头叹气说我服了你了,王源笑话他怎么跟大妈大婶一样,反复叮嘱他不许说出去以及不用来送机,听他问为什么后哼了一声,说我现在不是二源了,是源哥!懂不?


 


挂断电话后王源就开始收拾行李。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心心念念想着要去一趟广州,明明也不是印象最深刻的城市,只是感觉去了那里一趟后就能让一份奇怪的执念得到妥善完结。


 


——也算是对过去的自己认认真真问个好,道声别。


 


在登机前王源突然这么想。他回头望了眼这座城市,深知这次离开并不会太久,却还是会有一点留恋的心情。大约是因为最惦念的人在这里,无论距离远近,也会心系这样一份土地。既然曾经遇见过,那么留在记忆里的样子也会永远惊艳,无论是城还是人,都让自己不舍得将心底那份秘密的温柔湮灭。


 


他们相遇在渝城,重逢在北京,在最好的年岁里曾经驻足在广州。所以王源看待广州永远逃脱不了温柔滤镜,即使几年后这里世事变迁,他也把这座城市当成年少时看到的静好样子。他愿意认为老地方还是安然无恙,只是因为不想让人来人往抹去留存在记忆中曾温柔了岁月的那么一段音像。


 


王源背上行囊来到记忆中的那个庭院。眼前一切的一切,恍若隔世。


 


细细软软的青青草地,摇曳出一片葱茏绿色,从中叉开的一条小路向前蜿蜒,与那方小小的池塘相接。他没再听到十四岁那年的聒噪青蛙叫声,但是闭上眼却能看见十四岁的千玺抿着嘴小心翼翼扑进草丛去抓小黄蛙的勇敢样子。他听见自己的心脏沉稳跳动的声音,周身好像被一层温暖光晕包裹着,一刹那间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很多年前的那个晴天。


 


那个在心底沉睡了很多年的晴天。


 


他来到白色摇椅旁,放下了行囊。心底有个声音在轻轻念,我来了。


 


虽然已经很晚,但我终于还是来了。


 


王源在摇椅上坐下,面对空荡荡的另外一边微微笑起来,轻轻摇。树影斑驳间有沙沙响声,像是一首温柔的歌,唱着他们的十四岁,好像唱着唱着就过了很多年。


 


他看见了当初的他们。


 


王俊凯年少的眉眼在十四岁的他看不到的地方柔软一片,长长的眼睫上跳跃着柠檬色天光。而他侧头笑得弯起眼尾,说着细细碎碎的话,笑声在阳光下被烤得温热。


 


王源温柔地看着他们。直到天色渐晚,他才起身与他们告别。


 


 


 


庭院的主人依然是多年前见到的那位老人,只是如今头发又斑白了几分,精神却仍然矍铄。见他出了门后忽然叫住他,语气温和。


 


“小伙子——下次还到这边来么?”


 


“不了。”


 


王源笑着摆手,同样也告诉自己这次是真的作别。老人似有遗憾,良久后叹道:“上次那个小伙子走的时候也这么说……唉。”


 


他愣在原地。


 


“他也跟你一样,在那张椅子上坐了一下午,好像一直在回忆什么事呢。我记得你们是认识的啊……”


 


“都过去好久了,真的也没来过了。”


 


老人自顾自说着。王源静静听下去。


 


 


 


 


“小伙子,其实下次如果还能来的话——我说如果,你带着他一起来吧。”


 


老人这样说着,同他笑着道别。王源转身离开,并没有酸楚心情,最后一次回头望向这个小小的庭院时弯起一个释然的笑。


 


 


 


王俊凯,你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呢。


 


我和你变成了年少的我们——在这里,属于我们的岁月,一直情长。


 


 


 


 


8.


 


“欢迎回来。”


 


王源放下行李,笑着给了千玺一个拥抱,调侃他,你怎么没带楠楠过来接我呢。


 


“机场人多,他爱乱跑,我怕弄丢他。”


 


“啧,弟控。”


 


千玺一脸懒得搭理他的表情,问他,在广州玩得开心不?


 


“没你帮忙抓小黄蛙,不好玩。”


 


“一边凉快去。”


 


王源笑着把行李搬上后备箱,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的位子。千玺一边开车一边问他,王俊凯什么时候来录你的节目?


 


“雯姐说敲定的是下个月中旬……看他那边咯。”


 


“刘志宏说想把当年我们这一帮人都约出来聚一聚,你过来么?”


 


“会吧……我也该和他好好见一面了。”


 


“开窍了?”


 


“什么鬼。我都不知道他人在哪儿,回北京这么久也没在街上碰到过。”


 


“他就住在原来的地方,没搬呢。”


 


“一直没搬?”


 


“嗯。你看,前面快到他那儿了。”


 


千玺握着方向盘拐了个弯,在路边找了个位子停下。王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和前几年相比没什么变化,门卫室外面有个上了点年纪的大爷在逗一只小猫玩。


 


“他这几天忙着拍戏,也不知道回来没有。估计累得不像样了。”


 


千玺手搭在方向盘上说着话,转头时看到王源直直地盯着什么东西,眼神里有不得解的困惑。刚想问他怎么了,王源突然拉开车门跳下了车。


 


“哎你干嘛——”


 


王源没回头,径直跑到那只小猫旁。门卫大爷听见脚步声后抬起头看他,先是一愣,突然间拍拍脑门说哎我认识你,前几年在这里住过对不?


 


王源笑着跟他点点头算是问好,蹲下身盯住那只小奶猫。小家伙对生人的靠近本来还下意识地躲避,看见王源后又安静地趴下,像是完全不打算把他归类进陌生人一列。他伸手摸摸它柔软的毛,试探着抱起了它。


 


——没有反抗。


 


很温顺地缩在他怀里,王源内心被一种熟悉而安心的感觉不断充实着。门卫大爷看见后乐呵呵笑,说它认得你呢,机灵得很。


 


“大伯……它怎么会在你这里?”


 


“哦——那个小伙子,就是原来经常跟你走在一块儿的那个,说他这段时间拍戏忙到不行,就先把它给我照顾着。我还寻思着你会不会过来把这小家伙接回去呢……果然你还是来了。”


 


千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过来了,看着王源跟抱小宝宝一样抱着那只猫笑得有点过分。王源站起身踢他一脚,抱着小猫对门卫大爷点一点头,说真的辛苦您了大伯。


 


沉默几秒后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笑着开口说,那我把它接回去了,谢谢您一直以来照顾着。


 


“哎,好!”


 


门卫大爷笑得挺高兴。王源低头看着小家伙乖巧的样子,突然间感到满足。甚至那样一种感觉在心里满满溢溢,让胸腔深处都微微发酸着。


 


“我回来了。”


 


他坚定地说着。随即又把脸紧紧贴着它,小小声地重复了一遍,我回来了。


 


 


 


 


9.


 


 


王源同门卫大爷道别,转身时看到千玺目光微妙地看着其他方向。他笑着伸出手在千玺面前晃晃,说灵魂出窍啦?


 


“想多了你。”


 


“那你看什么呢。”


 


“看我追的一个巨坑。”千玺上了车后来了这么个比喻,“现在也该完结了。”


 


“啊?”


 


“你真的该见见王俊凯了。”


 


“什么啊……”


 


千玺开车把他送到片场外的酒店,雯姐远远地站在门口等着。王源拉开车门时听见千玺在后面叫了声二源,久违的称呼让他惊讶地回过头去。


 


“你得给我们个好结局啊。”


 


王源一头雾水地抱着小猫下了车,找雯姐拿了自己的房卡后就进了房间休息。手机在上飞机前忘了充电,现在只剩下不到百分之十的电量。他把小猫放在床上,拿过手机插好充电宝,从行囊里拿出电脑开机,准备登陆微博把之后几期节目要邀请的嘉宾都加个关注。没想到刚跳转到微博界面就被显示的多得太过反常的艾特和私信吓了一跳。随手点进去一看,满屏幕的#凯源#让他感觉像是有东西在耳畔轰隆轰隆炸裂。


 


他第一反应去看热搜,阅读量遥遥领先第二名的 #凯源# 高居榜首。王源心口隆隆响,下意识点击了那个话题。


 


排在精选第一位的是王俊凯在半个小时前更新的微博。


 


【王俊凯V: 你回来了。[图片]】


 


照片上王源蹲下身抱着一只小猫,把脸轻轻贴着它,因为隔了点距离的缘故脸上的神色不太清晰,只是笑容的弧度柔和,一如少年。


 


他死死咬住嘴唇,点开了精选第二里的一个饭制视频。在旋律流泻的一瞬间,失声痛哭。


 


 


 


10.


 


 


经纪人还没挂断电话,在那头气急败坏地叫着,声音因为焦灼的情绪而变得格外尖利:“你赶紧给我回公司来,你当是儿戏?”


 


王俊凯放下手机,对驾驶位上的出租车司机说,停到门口就可以了,谢谢你。


 


“你要去干嘛?还没删微博?”


 


下车时王俊凯听着她失控的声音,回答格外平静。


 


“去找他。”


 


 


 


11.


 


 


他拨通了一个号码。


 


听到接通声后王俊凯在酒店门口站定,终于开了口。


 


“我知道你在听,源源。”


 


“千玺告诉我了,你回了广州。”


 


“雯姐也知道了……是我一开始提出要录你的节目的。”


 


“我从来没有答应过分手。从来都没有。”


 


“你说你回来了。我当作你也是。”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那个男孩打满分么?”


 


“我不希望我们还是彼此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


 


“你也一样么?”


 


 


……………………






王俊凯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旋律。带着金属质感的缥缈,即使有些抓不住的渺远,但却一字一句敲在他心上,耳畔嗡嗡响过一阵杂音后,全世界都只剩下那样一首最最温柔的歌。


 


“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拼出你我的缘分/我的爱因你而生/你的手摸出我的心疼……”


 


 


——我的爱因你而生。


 


 


王俊凯终是红了眼,歌声戛然而止的一瞬间,他哑着声音问,你在哪?


 


电话那头王源依然没说话,只听见急促的脚步和变调的呼吸,像是要赶去做最重要的事情。


 


他看见王源出现在电梯门口,哭红了的眼睛直直望向自己,手中握着手机一直没有放下。


 


王俊凯一步一步向他走去。他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个春末夏初,他们登上一个从未憧憬过的舞台时合唱了一首歌,笃定了一起长大的信念。尾音落下时他几乎是小跑着要跟上自己的脚步,镁光灯下他的眼睛里藏了一整个宇宙的星辰,奔向自己时就像是奔向他的整个世界。


 


——我见过你的笑容有多明亮,所以我永远不愿意看到你流泪。


 


这一次,换我义无反顾走向你。


 


 


 


 


12.


 


 


你知道的。


 


全部都是你。一直都只是你。


 


 


 


 


终.


 


 


921+1108=715+1314.

评论(1)

热度(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