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肛了

恋源癖

怎么说呢_(:3」∠)_我真的超级喜欢这种设定

twinklewang:

 @蠢黑怕黑  我们蠢宝宝 16岁生日粗卡!!


病娇向 蠢宝点的梗


哎 写得我老脸一红【捂住】


 


 


1


  


王源被大清早上从落地窗外洒到屋内的有些晃眼的日光弄醒了,泛红的眼皮微微掀开一条缝,花了十多秒的时间才逐渐适应了室内的光线。


嘴唇好疼,王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似乎有些肿。他先用胳膊支着床板坐起了身子,又探脚到床下找到了棉质拖鞋,接着才趿拉着鞋进了卫生间。


打开卫生间的壁灯,王源望着镜子里的人,眨了眨眼睛。上下两片唇瓣都泛着红肿,下唇上还有些干涸的血渍。用指尖轻轻按了按,他禁不住疼地倒吸了口凉气,下唇上似乎被咬了个不浅的口子。露出来的光滑脖颈上是密密麻麻的大片红印,喉结处的皮肤已经呈现出棕褐色。王源用手颤巍巍地解开睡衣的扣子,不出所料地在胸前看到了和脖子上类似的红印和胸口处结了痂的齿痕。


王源打开了水龙头,拿过镜子边挂着的毛巾蘸足了水,沿着脖颈到胸前,细细擦拭着皮肤,擦到伤口附近的时候就放轻动作,以免把结痂的地方再弄破。擦得差不多了,王源才开始洗漱。把温水拍到脸上的时候,王源闭上眼,眼角的泪水混在里面一路淌了下来,滑到了下巴。


回到衣柜边,挑了件半高领的墨绿色的毛线衫套到了身上,站在镜子前确认了一番后才出了卧室。


“源源,起啦?”王妈妈还站在桌边摆着碗筷,“早上熬了粥,喝点儿再上学吧。”


“唔......”王源抬眼悄悄在客厅和厨房里扫视了一周,斟酌着开了口,“妈,小凯呢?”


“他啊,一早就出门了,说单位有事。”


“嗯......”王源低下头,拖开椅子坐到了饭桌边。


“你啊,昨晚是不是又嚷着和你小凯哥哥睡一个屋了?多大的人了还黏着人家,等小凯结婚了我看你怎么办。”


“......”王源持着筷子的手顿了顿,“到时候再说。”


“啧,”王妈妈看了眼明显状态不佳的儿子,接着说道,“一跟你扯这些,你就想着敷衍我。现在能和小时候一样吗?人家小凯都工作了,你明年也要高考了,都不是小孩子,大晚上非要挤一个屋才能睡着像什么样?”


“妈——”王源“啪”地一声搁下了手里的筷子,站起来的时候带着身后的椅子吱呀一声响,“少说两句不行吗?我们有分寸!”


“你——”


“我上学去了。”王源背起桌边放着的书包,转身走到门口,两脚蹬上球鞋后很快就出了门。


 


 


2


 


    


王俊凯第一次见到王源,是2000年的夏天,王源两岁,王俊凯十岁。那一年的夏天意外的燥热,满城都被搁在了个大蒸笼里,天上总悬着颗火球般的太阳,云彩也似乎被太阳烧化了。


王俊凯牵着孤儿院阿姨的手,进到院子里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蹲在树荫下玩泥巴的王源,小不点儿的一团肉球,穿着件明黄色的小背心,白花花的胳膊露在外面,在阳光下都能反光。


听到了脚步声,小家伙抬起头看了过来,看到留着寸头的王俊凯时,眯缝着溜圆的杏仁眼儿笑了起来,咯咯的笑声清脆得很。


“源源,你过来。”王妈妈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手,一边从厨房里走出来,顺便唤了声还蹲着傻笑的王源。


“妈妈——”王源站起身子,迈开腿一路歪歪扭扭地走到她身边,王妈妈一把抱起了眼前的粉团子,走到王俊凯眼前,笑着问:“你叫王俊凯,对吗?”


王俊凯不太愿意说话,瘪着嘴巴酷酷地点了点头。


“源源,你看——这是你小凯哥哥。”


王源窝在王妈妈的怀里,眨巴着眼睛紧紧盯着王俊凯黑秋秋的小脸,抿起嘴唇顿了半晌,一字一字地念出声:“小,凯,哥,哥。”


“源源真聪明。”站在一边的阿姨忍不住夸奖道。


“源源该跟小凯哥哥说什么?”


王源目光一寸不移地定在王俊凯的脸上,撅起嘴巴想了一会儿,嘴边喃喃着:“源源该说,该说......”


王俊凯揪住袖口的手指不经意地紧了紧,指尖有些泛白。大家都静了下来,等着王源的回答。


王源忽然又咯咯地笑开了,红润的小嘴巴咧开些,露出刚长出来的瓷白的小兔牙:“源源该说,抱抱——”


正说着,小家伙肉乎乎的胳膊就朝着王俊凯伸了过来,脑袋上立着的呆毛迎着微风摇啊摇的,白嫩的脸上挂着两团被闷热熏出来的红晕。


王俊凯怔了好半晌,才犹疑地看向王妈妈。看到对方笑着冲他点了点头,方才缓缓抬起手,接过了王源抱在胸前。软绵绵的一团依偎在胸口,王俊凯都不敢用力,真怕把他弄坏了。吸了吸鼻子就能闻到浓浓的奶香味儿,两岁了竟然还没断奶。


王源一边砸吧着手指头一边晶亮着眼睛打量王俊凯,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望着对方。王妈妈在一边笑呵呵地看着,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源源是真喜欢你,他平时除了我都不给人抱的,连他爸爸抱他都要哭鼻子。”


“源源......”王俊凯哑着嗓子,轻轻说道。


 


 


3


 


王源从两岁开始就一直黏着王俊凯,连晚上睡觉的时候也要和他窝在一个被窝里。一开始,王俊凯很不适应,毕竟从三岁被遗弃后就习惯了独处。这会儿身边突然多了个形影不离的肉团子,张嘴闭嘴地叫他“小凯哥哥”,腆着脸眉开眼笑地冲自己撒娇,光是想想也能掉一地的鸡皮疙瘩。


日子久了,他也习惯了王源的存在。小家伙舔着冰淇淋蹿到桌子边的时候,王俊凯就一边写作业,一边伸出左手呼噜几下对方软趴趴的头毛。到了晚上,为了适应王源的生物钟,他会在八点多就赶完作业,拉着小家伙在九点前钻到被窝里讲睡前故事。


日子行云流水地过去,王俊凯上高中的时候,一家人从大院搬到了镇上,住进了六层高的清水房。屋子有一百多平,三室一厅。王爸王妈住在一个房间里,王俊凯和王源两个人一人一间。刚搬家的时候,王源强烈地表示了对于房间分配的不满,已经八岁的他硬是尖着嗓子又哭又嚎地闹了三个晚上,终于在第四个晚上带着黑眼圈沉沉地跌入了梦乡。


王俊凯趁着王源熟睡的时候摸进了王源的房间,借着银白色的月光擦掉了对方脸上还挂着的泪珠。


“源源。”他用几不可闻的嗓音唤他,声音压得不能再低,只担心把对方吵醒。微凉的指尖触上对方圆润的下巴,低下头轻轻在饱满的唇瓣上啄了一下,旋即退开,飞快地离开了王源的房间。


六年来,王俊凯眼看着王源从穿着开裆裤的年纪一点点长大,抽枝拔节地一点点长高,变瘦。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后来耐心地一勺勺地喂着对方吃饭;从一开始的不耐烦,到后来宝贝似地搁在手心里护着。很多东西都潜移默化地变化着,等到自己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一切早已是沧海桑田了。


王俊凯躺在新房间里翻来覆去,明明精神疲惫到混沌,两只眼睛依旧清亮得很。睡不着,整夜整夜地失眠,注意力早跑到了隔壁房间里的小家伙身上。


王俊凯也说不清对于王源自己是抱着什么样的感情,只是不由自主地想靠近他,想嗅他发间的味道,想吻他柔软的嘴唇,想舔他细嫩的皮肤......上课的时候,走神都是因为在思恋王源的笑靥;失眠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把王源揽到自己的臂弯里,才睡得着。


熬了几天,王俊凯再也经受不住失眠的折磨,趁着王源周末去补习班的时候,找到了王妈妈。


“阿姨......”


“小凯,今天不出去打球啊?”王妈妈正收拾着厨房,抬头看了看拘谨地站在门口的王俊凯。


“嗯......我就......有点事找您。”


“什么事?说吧。”


“我昨晚......又听到王源在屋里哭了。”


王妈妈眼里夹杂了心疼:“唉......这小家伙。”


“要不然......我还是再陪他睡一段时间吧,估计他再长大点儿就好了。”


“这......我倒是没意见,就怕源源他爸会说。”王妈妈听罢面上逐渐浮现了难色,“你现在上高中,学习那么紧,跟个小不点儿一起住不耽误学习吗?”


“我没事儿,平时作业晚自习就能做完了。”


“好吧,等源源他爸下班回来,我去商量商量。”王妈妈的脸色缓了缓,朝王俊凯点了点头。


是夜,王俊凯窝在房间里,关着灯,小心翼翼地听着外面的动静。吃完晚饭后,王妈妈就拉着王爸爸回了屋子,应该是去讨论白天说的事了。不知情的王源正坐在客厅里看着喜羊羊,手里抱着一大包薯片啃得开心。


也不知等了多久,门外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王妈妈唤了声“源源”,紧接着是王源房间的门吱呀一声打开的声响。王俊凯觉得自己的心也悬到了嗓眼,紧张到连扶着床沿的手指也轻轻地发抖。


过了一会儿,门把手处传来咔嚓一声,王俊凯抬起头,门应声打开。客厅里暖黄色的光线瞬间倾泻而入,充斥了整个卧室。王俊凯看到背光站在门口,抱着一团被子的王源,心下顿时软得一塌糊涂。


 


 


4


 


“小凯哥哥,你放学没?”


王俊凯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清清亮亮的声音,忍不住笑弯了眼角。


“快了,你在哪儿?”


“我到家了,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今天还打球吗?”


“不打了,六点多吧,咋了?”


“没事儿没事儿,你赶快回来哈。”那边匆匆挂下了电话。


王俊凯挑起眉笑了笑,心道小家伙肯定在搞些什么猫腻。到了家,客厅里却静悄悄的。王爸王妈还没下班,可按理说王源早该放学了,平时回来都能看到他窝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揣了一肚子怀疑打开卧室的门,王俊凯霎时被屋子正中心的圆桌上摆着的蜡烛晃了眼。


“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my小凯......”王源坐在蛋糕后面,甜甜的歌声飘进了耳道,惹得王俊凯眼前湿漉漉的一片。


“小凯,成年快乐,快许个愿望吧。”王源在暗处的眼睛似乎被蜡烛的火光点燃,瞳仁里折射出光彩。


王俊凯也不做声,阖上眸子静静地许完愿,走上前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怎么不叫我小凯哥哥了?”王俊凯张口的时候才发现声音又不自觉地变得沙哑。


“......有吗?”


“有,”王俊凯踱步到了王源身边,揽住他的肩膀,“你刚才,叫我小凯......”


“......我没注意,可能是听妈妈叫你听习惯了,对不起......”


“别......”王俊凯俯首把吻刻在王源隐在刘海后的额头上,“就叫我小凯吧,以后。”


“啊?”王源的脑袋向后缩了缩,声音带着讶异地回问。


“我喜欢听。”


“......好。”


“你现在试着叫一次。”


“现在吗?”


“对。”


王源赧然地垂下脑袋,支吾着声音说道:“小......小凯。”


“源源。”王俊凯揽着王源的胳膊收紧了些,有异样的光在眼里闪过,又消匿在眼底。他暗示着自己快离开这里,脚下却像生了根似的动弹不得,目光牢牢地锁住半靠在怀里的小家伙,眼神渐渐滑落到对方裸露的脖颈处。


“源源,你的脖子真好看。”


王源瑟缩着身子想退开些,却被禁锢着向对方怀里更深处带了带。


“小凯哥哥?”


王俊凯把唇凑到王源的耳边吐纳:“不......叫小凯......”


“嗯......小凯......”软下嗓音的呢喃让王俊凯忍不住含住了王源的耳垂,舌尖碰到对方肌肤的一瞬间,王俊凯只觉得浑身的毛孔都叫嚣着,扩张着,汗毛忍不住地颤栗。


“源源......源源......”搂紧僵在原地的王源,王俊凯嘴里不经停地喊着他的名字,机械地把脑袋凑近,咬住了眼前两瓣一直诱惑自己的嘴唇,轻而易举地撬开本就没有设防的贝齿,横扫城池,贪婪地吸吮他嘴里的津液,却始终觉得不够,潜意识里想索取的更多。


唇舌遵从了心愿,舔舐到王源的脖颈处时,王俊凯感觉到王源正掐住自己手背的皮肤,轻轻地施力。像有一道雷电劈开了脑内混沌的重重烟雾,王俊凯倏地松开了钳制对方的双手,猛地退开了两步。


“对不起......”


借着客厅里的光线,王俊凯能看到王源窝了泪的眼眶,和被自己吸吮得闪了红光的唇瓣。


“小凯。”他声音几乎细若蚊鸣地叫了他一声。


“......源源,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其实我都知道的,”王源轻轻地打断他,“你以为睡着了,偷亲我的时候,我其实都还醒着。”


“......”


“没关系的,我没关系。”


“王源儿,”王俊凯把手撑到墙上来支撑住脱力的身子,语气有些绝望,“你不觉得我恶心吗?”


王源着急地摇了摇头:“我从来没这么想过。”


想了一会儿,他又补充了句:“你是我从小时候开始就最喜欢的人,我怎么会觉得你恶心......”


 


 


5


 


傍晚的时候,王俊凯下了班回到家里,看到被整理得一尘不染的卧室,不禁揉了揉眼角。幸好,王源还没有放学。最近的自己愈发地不受控制,昨晚以失眠为借口又窜上了王源的床。趁着王源睡熟后,目光细细描摹过对方的睡颜,再一次忍不住地靠近,解开他的睡衣,览尽春光后,又爬到对方身上,干尽了小动作。


舔到王源胸前的时候,对方嘤咛着动了动身子,眼看就要醒来。要在平时,自己肯定就此罢手,跑到卫生间里解决掉个人问题。但在昨晚,王俊凯脑袋疼得厉害,思绪无论如何也理不清,只是凭着直觉地吻着身下的人,一寸寸地舔舐过光滑的肌肤,留下一块块印记。到最后,浑身都蒙了汗的王俊凯直接拥着怀里的人跌入了黑甜的睡梦。


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还酣睡着的王源,王俊凯懊悔地想挠墙,白皙的皮肤上无故烙下的深红色印记灼着自己的眼睛。王俊凯有些慌乱地出了屋子,正撞见在厨房里忙碌的王妈妈。对上对方探究的眼神,王俊凯紧张到咂舌,胡乱地编造了个借口就匆忙地出了家门。


几个月前,王俊凯专程找过心理医生,对方询问过具体的情况后,给出的答案是皮肤依恋症。无缘无故地渴望接触其他人的肌肤,质感越好的肌肤对患者的吸引力越大。


王俊凯从心理医生那里回来后,暗自思忖了很久。他贪恋王源的肌肤是没有错,但他从没有对王源以外的任何人有过类似的冲动。否定了医生的判断后,王俊凯陷入了更深的惶恐中,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对王源身上的每个部位都莫名地痴迷,到了近乎病态的地步。


王俊凯很怕见到王源,同时又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他。怕伤害到他却又渴望得到他,想宝贝他却又控制不住地想把他压到身下。一面是冰,一面是火,王俊凯拼了命地想避开寒冷与滚烫的交融,又忍不住地朝着这冰火两重天不断地逼近。


“小凯?”门口霎时响起了王源犹疑的声音,王俊凯抬头看向对方的时候,注意到了对方悄悄挪后的脚步,以及面对自己时有些紧张的表情。他慢慢站起身子,艰涩地扯起了嘴角:“放学了?我就过来坐一会儿。”


“嗯......你今晚......”


“我今晚在自己房间睡,那我......我先回去了。”王俊凯下意识地接下王源的话,抬脚走出房间的时候心底升腾出些莫名的难过。


“小凯......”王源背对着他,喊出口的话让行将走开的王俊凯顿住了步子。


王俊凯回首看了看王源瘦削的半塌着的脊背,抬起手想理顺对方后脑上有些凌乱的头发,手却停在半空中,又慢慢垂了下来。


“快高三了,好好学习。”他回身出了屋子。


之后的两周,王俊凯都尽量避免着和王源的接触,早上趁着王源起床前就匆匆出了门,晚上赶在王源熄灯入睡后才回到家里。


王妈妈吃晚饭的时候,因为觉得古怪,便问道:“源源,最近小凯很忙?”


王源埋首扒着碗里的饭,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他最近早出晚归的,是单位有事还是找了女朋友啊?源源,你告诉妈妈,你小凯哥哥是不是有对象了?”


“......”王源抬眼瞪了王妈妈一眼,“我怎么知道?”


“你们关系好,他有对象肯定会跟你说啊。”


“......那是以前。”王源默默端起碗挡住脸,无声地扒拉着米饭到了嘴里。


“以前?你们吵架了吗?”


“妈,你别管了。”


“是你惹小凯生气的吧?他从小就疼你,就你总炸毛,变着花样地刁难人家。”


“......”


“你啊,就这么高的时候,”王妈妈把手比到桌子的位置,“大概四五岁吧,皮得很,去爬院里的树,结果半道摔了下来,血流了满腿。咱们那个时候住在乡里,最近的医院也在镇上。你小凯哥哥当时急得眼睛都红了,什么话也没说,背着你跑了几公里到了医院,刚把你送到就累得瘫在地上。”


“妈......”王源说话的语气软了下来,又带了些哭腔。


“现在呢,说吵架就吵架......还是小时候好。”


王妈妈站起身,一边摇头,一边收拾着碗筷。


 


 


6


 


王俊凯披着夜露回到家里,跑业务跑了一整天,整个人都乏得厉害。看了看腕表,指针过了十二点,王源肯定已经睡了。


长吁了口气,王俊凯换上拖鞋,进了卧室。甫一关上门,还没来得及开灯,就有个人影扑了过来,嘭的一声撞到了怀里。


鼻间是熟悉的洗发水的香味,王俊凯手有些抖地抚上身前人的后脑,哑着声音问:“源源......?”


王源的脸埋在王俊凯胸前,话说出口也是闷闷的:“小凯......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加班。”


“你在躲我?”


王俊凯嗅着近在咫尺的味道,深深地吸了口气来平复内心反复涌起的冲动,低叹着说:“对,我在躲你。”


“你凭什么?”


王俊凯把话听在耳里,不禁哑然失笑。王源问的,不是你为什么,而是——你凭什么,问得理所当然,掷地有声,害得自己不知回他什么才好。


“你不怕我吗?”


“......”


“是默认了吧,”王俊凯低头,下巴擦过对方柔软的发茬儿,“没什么不好承认的,王源儿,连我都怕我自己。”


“我是怕你,你亲我的时候那发狠的劲儿就像是要把我吞了似的,把我当成吃的一般地又舔又咬,搁谁那儿能不怕?”


还没等对方回应,王源又自顾自地接了下去:“但是王俊凯,我就是喜欢你,怎么办啊?”


“你就算把我生吞活剥了,我还是喜欢你。因为和被你吃了比起来,被你冷落更让我害怕。”


“但是你一定舍不得吃掉我,因为你也喜欢我,对不对?”


王俊凯似乎被哽住了般地说不出话。那种,仅仅看到他的脸,闻到他的味道,也能让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尖叫着迎风飞舞的感觉,不是喜欢,还能是什么?


王俊凯,你个傻子。


兜兜转转地纠结了这么久才知道,自己得的,不过是恋源癖而已啊。


 


 



评论

热度(1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