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肛了

云端

我的心都化了(*/ω\*)

Candy:

云端


睡前故事


 


1.


王源刚生下来的时候,耳朵还没有现在这么长,却已经彰显出与别的动物的不同,两只耳朵像小飞侠一样扑棱扑棱的,加上幼崽的身体毛发稀疏,淡红的皮肤几乎完全裸露在外面,比起小兔子,倒是更像一只小猪崽。


那时候王俊凯已经一岁了,身形比小兔子大了太多,时常嘲笑王源这副弱不禁风的小模样,软塌塌的,看起来好像一阵风就能给吹跑了,连眼睛都睁不开,跟自己这副可以睥睨森林里所有生物的天价身材简直无法相比。


当然,玩笑归玩笑,打心眼里他还是十分疼爱这个弟弟的。王俊凯还是个老虎崽子的时候就被兔妈妈捡回来了,之前种族里发生的那些事他还太小都记不清,有记忆时便被兔妈妈养着。这里面有些复杂的东西跨越了种群,更跨越了食物链,王俊凯虽然很清楚自己不同属于野兔,但他也从未因为嗜血的本性逾越道德和伦理伤害兔子一家。


只是,他觉得王源小小一只,实在太好玩了。


初生的兔崽子长得很快,第三天白白短短的绒毛基本就覆盖了全身。王源由一个小肉球变成了小毛球,却依然成天到晚除了吃奶就是睡觉,理都不理王俊凯一下,任凭王俊凯在他身边无论是转圈圈还是帮他捂暖草堆,都好像一个事不关己的局外人,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


王俊凯心想这小孩真是嚣张,却连碰都不敢碰一下。他感觉王源浑身上下都是那么柔软,好像隔着皮肤就能摸到内脏,就算拿手心的软垫去碰他都会害怕将他弄伤。那股子小心翼翼王俊凯以前从未体会过,好像与百兽之王的老虎丝毫不沾边的温柔感觉就这么轻易的覆盖了王俊凯的心脏。


到了弟弟一周大的时候,终于有了看看这个世界的欲望。那时正值开春,桃花开的又香又盛,王俊凯衔来掉在地上的几朵放在王源旁边,嘴里是花朵残留的馨香味道。王源闻到香气,探出头拱了拱那几朵花,初次感受花朵沁人的香气与柔软的触感,毛绒绒的小脑袋几乎都要抻层叠的花瓣里,眼皮抖了抖,有些跃跃欲试地想要睁眼。


王俊凯侧过身去给他挡风,把小毛球揽在自己怀里,低下头用粗粝的舌头温柔的舔舐王源的眼皮,却好像要把王源整个脑袋含在嘴里,在他头上留下湿漉漉的水迹。王源抖得更厉害了,努力的朝着王俊凯的方向探脑袋,想要寻找温暖触感的来源,眼皮终于有些费劲的撑开。


红色的玻璃珠嵌在圆圆的眼眶,澄澈得好像一块无暇的琥珀,乖顺的笑意悉数堆在眼角,流转着无法细数的流光,明明灭灭好像敛了天上所有美丽的星芒,美得不可方物。


王俊凯皱了皱鼻子,湿漉漉的鼻孔里冒出一股热气,盼了弟弟睁眼这一刻这么久,这会儿却十分不好意思的别过头。


 


2.


王俊凯觉得小兔子最近越来越黏自己了。


事实上他也非常享受这种被人依赖的感觉,好像只要身边有王源在,行走江湖就有了底气,身边每天跟着一个毛绒绒的小白球,王俊凯恨不得昭告全世界他有一个这么萌的宝贝儿,整天就喜欢带着王源到处乱转,跟隔壁小鹿打个招呼,去溪边踏踏青之类的。


王俊凯腿长,王源小小一只跟不上他,王俊凯就把他驼在自己背上。每每这时,王源就会用毛绒绒的脸颊蹭蹭王俊凯横着深色条纹的脊背,细碎的温柔顺着上皮组织一直流淌到胸腔里,王俊凯觉得自己心都软得可以化成一滩水了,就算王源让他去摘星星,他都能把整个银河系包揽下来。


步入四月,天气渐暖,桃花落了雪白又重新在众花争妍斗艳的春天开出一树粉红,王源好像对这小花喜欢得不得了,就爱窝在树下仰着脖子,眼神顺着桃树对他来说粗壮很多的树枝一直游走到高低错落的花朵间,每一朵都多情地流连一番。


桃花的花期很短,过不了几天就只剩下突兀的枝桠,王源干瞪着水灵灵的红眼睛,等啊等,却无论如何都等不到白色的花儿再等他来闻香,他觉得沮丧极了,也不想跟王俊凯一起出去玩。


王俊凯急得在王源旁边转圈,觉得心疼,但又委实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的小兔子本身就小,蜷缩起来更像个球了,还时常委屈的发抖,拿一对红宝石似的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自己的时候,王俊凯都想把他嵌在自己怀里,恨不得给王源变出一树花来。不过大自然花开花落的自然规律自然不是他这老虎可以左右的,就算他想变魔术的心情再迫切也无法与客观事实相悖。


他想了想,突然跟王源说:“源源,我带你去看云吧。”


森林里枝叶繁茂,密密匝匝的树叶无论春冬都交叠在一起,常常看不到湛蓝的天空,王源都有一个月大了,还没有到森林那头的草地上看过干净如野的白云。


 


他想,白云和棉花糖一样柔软,王源和云朵一样白,那王源也一定是像棉花糖一样甜。是这样的,王俊凯暗自笃定,每次看到王源心脏就像被浸在了蜜罐里,他肯定是比棉花糖还要甜的。


 


“什么是云?”王源抖了抖下垂的长耳朵,突然支棱起来认真地听王俊凯说话。


“嗯……和你一样白白软软的,只不过在天上。”王俊凯解释。


王源似乎仍是不太懂,从枝桠的缝隙中透过去看见星星点点的湛蓝,没有捕捉到云彩的影子。


“好吧。”虽然有些想不通,但看着王俊凯褐色眸子里迸发出的热切期待的光芒,王源也就妥协了,但还是提了个条件,“我不想吃草,想吃胡萝卜。”


王俊凯笑了,虽然作为肉食动物不能理解草食动物的世界,但他看着不住的在晃着短尾巴的王源,想说的话全都梗住,只道:“好。”


王源看起来终于有点开心了,迈着小短腿凑到王俊凯身边够着身子讨好地蹭蹭他的脖颈,王俊凯身上毛长,王源蹭上来的时候几乎整只兔子都要被盖住了。王俊凯想笑,倏忽觉得心里很暖,又很痒,遥望到森林的彼端,树木不断阻挡着他的视线,蓊蓊郁郁的绿色铺展开迤逦的画卷。


原来冬天彻彻底底过去了,温暖的阳光一点一点覆盖了冰冷的海洋。


 


3.


王源从来没出过远门,这会在路上有点小兴奋,在王俊凯背上一点也不安生。


王俊凯一边招呼着让他不要掉下来了,一边又私心希望这条路不要走到尽头才好。


说是出远门其实也不是很远,王源有专属坐骑,睡了一小会儿就走出了森林,看到好大一片绿草如茵的草地。他很想扑上去打个滚儿,奈何在王俊凯背上的高度对他来说有些高了,不敢跳。当然了,这是他自己的秘密,没跟王俊凯讲过,总觉得说出来一定会落下笑柄,所以他每次都趁着王俊凯趴下或者微微放低身子的时候赶紧溜下来,不要被小老虎发现才好。


王俊凯自然是不知道王源装在本就脑容量不多的脑袋里的小心思的,他觉得到了之后王源反倒老实了一些,把王源弄下来两个人就一同滚到柔软的草地里。


空气嗅起来很细腻,带着露水氤氲的潮湿和泥土腥甜的气息,还有已经长长了的小草杂糅进去的味道。草虽然茂密却长得很低,不及小兔子高,空旷的地带只有寥寥几棵树木,王俊凯抬头看,流云挂在天上舒卷,天空一碧如洗,清冽的微风拂面而来,草丛也跟着左右晃动,心脏的每一次跳动在这番静谧的天地里听的都很清晰。王源还在旁边,胸腔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完整的填满,只剩呼呼的风灌进耳朵里,放眼望去四周都是同样的风景,一切都好静好静,有几分说不出的浪漫。


王源突然从喉咙里咕噜了一声,大喊:“王俊凯,说好吃胡萝卜的,你居然带我来这里吃草!”


王俊凯觉得好笑,也学着王源咕噜一声,低下身子用湿漉漉的鼻头顶了顶小小的王源:“带你来看云的,莫非你想吃草?”


王源倏忽想起王俊凯说的“跟你一样白白软软,只不过在天上”,扬起头看着天,因为脖子太短的缘故动作做得很辛苦,王俊凯在一边强忍住想笑的冲动安安静静地看着正在看天的王源。


阳光零碎地撒在王源身上,原本毛绒绒的毛发尖上被镀上了淡淡的金色,王俊凯光是想想,就觉得那柔软的触感熟悉的不得了。


然后王源突然在明媚的阳光里微微偏过头来,洋洋洒洒的光线将他琥珀似的眼眸映得愈发透亮,所有光影都凝聚在一起,好像镁光灯照射的万众瞩目的焦点,比瑰丽的极光和太阳风更美。


王俊凯朝他笑:“叫你看云,看我干嘛。”


“云比花好看。”王源认真地说,“但我更想看你。”


“我比云好看吗?”


王源摇了摇头。


王俊凯皱了皱鼻子又笑了,又听王源道:“云其实跟我不像的,它好大好大,我只有一点点。”


 


王源轻缓的声音遗落在云端,最后一个音节也被微风悉数吞没。王俊凯的视线落到遥远无垠的地平线,突然觉得无论是梧桐细雨还是晴空万里,岁岁光阴都不及跟王源在一起的这一瞬美好。


 


所以云是看不完的,但是小老虎的兔子只有一个呀,他心想。


 


 


 


 


END。


 



评论

热度(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