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肛了

心上人

酸酸甜甜的

筱野:

大家新年快乐呀






王源喜欢烟花,各种节日庆典放烟花的时候他都会跟着去看。还是小小的时候坐在家长的脖子上看着各色的花朵在天空中炸开短暂的绚烂让他忽略刺鼻的硝烟味。等大一些那些烟火表演已经和他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了,走到哪里都有一群人跟着,再好看他也不愿去了。

拍摄这天正好赶上了下雪,王源坐在越野车上把半张脸缩在羽绒服的领子里,等着王俊凯分烟花棒给他。

因为车灯的缘故他和王俊凯挨得很近,两人几乎贴在一起,挤得很,他却有些开心。他凑得更近了,一只手偷偷地伸出来搭在王俊凯的腿边眉眼舒展得更开。

互相凑近的烟花棒很快被引燃,耀眼的火花四溅。王源将那些光亮收在眼中,视线里却是朦胧的,指尖隔着厚厚的衣服只能感受到粗糙,他凭借记忆回忆王俊凯的体温翘起嘴角。

“干嘛呢。傻子。”

王俊凯不知道王源怎么愣神了,明明以前见到烟花就抢的小孩儿现在过分安静了些。

“啊。”王源将手撤回,半缩在袖子里将烟花棒接过来,不经意间碰到的王俊凯的手背和自己一样冰凉。

“够吗?再分你一根?”王俊凯举着自己那两根,侧脸看王源被烟花映得闪闪发亮的眼睛,想用一声轻咳把自己的偏心糊弄过去。

王源不看他眼睛盯着即将燃尽的烟花棒用力挥舞,笑容比刚才温柔了几分:“不了,够了。”

拍摄终于结束了,因为不常见雪王源不想离开,忙了一天了工作人员的热情被磨没了不愿意跟着他一起疯。王源抓着没剩几根的烟花棒在大雪地里撒野着跑。王俊凯不想动,坐在一边确保王源在他视线范围内,捧着热饮看着在黑夜中被烟花细碎的光照亮的人,觉得刚才那口奶茶冲到了胸口整个人都热乎乎。

有王俊凯看着大家都放心,打着冷颤笑闹。只有王俊凯发现被烟花中的人越来越小,几乎融入黑暗。

王俊凯把纸杯扔下,交代一句去陪王源就扯了一条围巾跑过去。

王源知道自己跑多远了,也知道王俊凯跟上来,能够听到踩雪声大到无法忽视他才停下脚步,回头:“没人跟上来吧。”

“没人。”王俊凯看着不远处的灯火,把他捞过来然后将围巾套在他脖子上紧紧打了个结:“跑这么远,怎么这么皮。”

“想和你独处行不行?”王源呼出一团白气。

“我当然求之不得。”王俊凯笑着摸摸他的手拉进口袋中。

王俊凯的口袋里面塞着热帖,王源抿着嘴美滋滋地把手贴在热帖上,舒服到叹气,哑着声音问:“你不冷吗?”

“冷啊。”

王俊凯从帽子里抽出最后一根烟花棒,王源眼尖看见了,伸手要拿,王俊凯冷脸呵住:“不行,什么时候手暖过来才能拿。”

“老气横秋。”王源瘪嘴,听到耳后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知道他把烟花点燃了,顾不上听话抽出手一把把烟花棒抢到手里,冲王俊凯挥了几下做鬼脸:“给你施魔法!”

两个人的脸庞被烟花照亮,王源能看见王俊凯晾着半边虎牙看他,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他觉得有些幼稚。

“什么魔法?”王俊凯靠近他,握住他的一只手放进口袋里,帮他暖着。

“爱的魔法吗?”

“才不是。”王源慢吞吞地反驳,呼出的热气在睫毛上结成一片白色。

雪一直在下,终于有一片雪花落在王源的嘴唇上。王俊凯突然想起来之前重庆下雪的时候王源趴在窗台上问他雪花是什么味道的,他现在想要尝尝这片雪花什么味道。

烟花燃到尽头,两人的距离也缩短,最后一点火花似乎要燃尽两人之间的距离,突然闯入的脚步声将两人扯开。

“该走了。”

史强有点奇怪地看着突然弹开的两个人,也没多问什么。




那个吻没有继续,两个人也没有机会再偷吻一下,紧密的行程强制将两人分开。

之后匆匆的见面也只能偷偷牵一下手就要告别。

再一次好好相处已经是跨年了。王源知道今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相处却也高兴不起来。

等工作结束了王源压根都没往自己屋子里奔推着王俊凯砰地一声把门关上。

王俊凯被他强行按在床上,卸了妆后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双颊泛着异常的红。

“我和他们要了感冒冲剂。”王源皱着眉头冲好药扶起躺在床上发蔫的王俊凯。

“你吃饭去吧,累一天了,是不是饿了?我感冒了别传染你。”感冒冲剂味道不好,和浑身酸疼的感觉混合在一起让王俊凯昏昏欲睡。

王源气死他这时候还想得周全,他一屁股坐在床边,给他按下:“我叫了外卖,咱俩谁都饿不到。我早上喝了板蓝根不用你操心。”

王俊凯听出来了王源铁了心要在这里,两个人都是犟起来十头牛拉不回的主,所以他选择退步。

王源见他安静了给他掖好被子。

“管天管地管不好自己。”他说这话时候狠狠的,可和他搭毛巾的手温柔到极致。

“不管了,以后什么都不管了。”王俊凯舔着干燥的嘴唇:“源哥宠我吧。”

王源将他的刘海梳齐了,盯着他努力张开的眼睛,声音都有些发闷:“都说了大家一定要健健康康。怎么就你不听话。”

王俊凯捏捏他的手滚烫的手心包住他的手:“你可不要哭,不是还说好要快快乐乐的,否则要食言了。”

王源偷偷地擦了一下眼角,自从两人分开工作越来越无法相互照应,彼此面前成熟的另一面却是分开后对自己毫不在意。大风天穿破洞裤却打电话询问另一个穿没穿秋裤,零下露脚脖却在意另一个人袜子穿多高。

“谁哭,你才哭,哭包。”

王源恶狠狠地反驳,指节却不由自主地蹭着他的手心。

王俊凯看他笑了才算放心:“群访问你想和谁合作怎么说个天王之后还保密?”

王源不看他,良久才出声:“因为不是普通天王。”

“是啊,JJ真的很厉害,明年你们一定能一起合唱出一首歌。”

“愿望要许一个难以实现的才足够憧憬。”

“不会的。他很喜欢你,肯定能合唱。”

“我想和你唱。和你站在舞台上再唱一首。”

“在万达广场想和你一起唱。”

“在嘉陵江边想和你一起唱。”

“在天台想和你一起唱。”

“在舞台上也想和你唱。”

王源几乎是喊出来,情绪越来越崩溃,王俊凯觉得他手背上有水渍。心疼到揪成一团。无数以为无法实现的愿望在这个小小的愿望前都变得渺小。

“我不管什么天王偶像合作,你是我放在心尖上的人,是我最想一起唱的人。”

王源哭的有些狼狈,根本顾不上半点平日里注重的硬汉气概,眼泪一滴一滴砸在王俊凯的手背上。无论是爱侣还是单纯同事王源都觉得太委屈。

“多大的事。”王俊凯艰难地笑了,把他拉过来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哄到:“想唱我现在就陪你唱,嫌弃我嗓子哑了吗?”

“嫌弃个屁。”王源把眼泪抹在他衣服上:“和你什么时候唱我都高兴。”

“那今天就唱。董小姐好不好?”

“不唱。”王源突然推开他,眼角还是湿润的:“你现在要养病。”

“不是想到要哭吗?”王俊凯有些揶揄地看他。

“都说了在舞台上才作数,我可不是这么容易满足的人。”王源摸摸他的胸口试探着温度。

“那换我许愿,我想要个新年礼物。”王源刚要起身王俊凯就按住他,让他贴在自己身上:“任性点要你一个吻行吗。轻轻碰一下的那种我怕传染可还想亲亲你。”

王源吸吸鼻子,在他嘴上轻轻贴一下。

王俊凯笑了,摸摸趴在他胸口还在郁闷的王源逗弄:“下次别哭了嘴巴咸咸的都不好吃了。”

王源舔嘴反驳:“你的苦苦的也不好吃。”

“那欠我一个美味的吻。下次见面还给我好不好?”

“你欠我一首歌,下次在舞台上唱给大家听好不好?”

“那拉钩吧。”

王俊凯牵起他的小手指拇指扣在一起。王源知道两人都不会食言。






End


结果还是没赶在2017完成😑

评论

热度(595)

  1. 君晓_筱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