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肛了

才敢说沉溺

今天的我 又是一个zqsg的我

小青她不是蛇:

0.


海总是蓝色的. 河流是好多种绿色. 有的清澈,青苹果一样脆生生绿着,也有些浑浊,夹了烟火气,昏黄沉沉绿着.多少种绿色的河,多少曲折的心思,弯弯绕绕总要汇在一起,永不回头,绝不逆流,奔向海的蓝色.


 


1.


“你说,这里的机器人什么时候会出现?”


王俊凯刚卸了妆出来,王源穿着睡衣窝在客厅的单人沙发里,将iPad屏幕举高给他看,是水星记的MV。


王俊凯很累,累到他怀疑此时此刻不过是个奇怪的梦。


今天王源没有通告,应该是在公寓里补习功课度过。他自己凌晨两点才赶回来,经过客厅去洗漱时也没注意到坐了个人。


 


王源怎么还没睡?他是什么时候坐在这里的?大晚上他坐在这里干嘛?


 


意识到梦里不会有这样漫长的暂停键,王俊凯迟钝含糊地回答:“不知道,”他拨了拨额头上粘着的湿刘海儿,“十几年?”


王源收回平板电脑,抬头看向他眼睛:“出意外的话,你会下意识舍身救我吗?”


王俊凯又一次觉得是在做梦,王源却没给他留发愣的时间,见他没第一时间回答就又自顾自说起来:“如果发生了,千万别救我。”


 


“什么?”


“晚安。”王源抱着电脑绕过呆立的王俊凯,径直回了自己房间。


 


王俊凯在单人沙发前站了一会儿,觉得头疼。


 


2.


王俊凯失眠了。


上次因为王源失眠是什么时候?太久太久了,记不清。


 


王俊凯把那一两分钟的画面在脑海里反复播放,咀嚼不出什么意思。他想这若是放到一年前,他大概会笃定回答“瞎想什么呢你天天。”然后拉王源去自己房间睡觉,把电子产品没收放到床头柜上,摸摸他的手或者头发,闭眼前拿出大哥的语气命令他:“快睡。”


 


不,不对。


他会在更早前就立刻回答:“救。多少次都会救你。”


可如今不行了。做不到了。答案虽然没改变,却听不懂王源的问题了。


再过多久也会舍身救你,但你为什么要问呢?


 


王俊凯翻了个身,觉得这看不懂王源的感觉已不是头一次了。


更准确的说,2017年以来,仅有的与王源相见的时刻里,那种深刻了解对方的笃定几乎没有出现过。甚至连王源不带妆穿睡衣的模样也和记忆中不同了。


 


王源最近循环播放什么歌,看哪部电影又哭了,长高了几厘米,这些以前每时每刻都能不假思索回答的问题,现在倒像是不可理喻的刁钻难题。


王俊凯只觉得王源变了。他眼里现在的王源会在镜头前抖综艺味儿过重的机灵,会在镜头外跟助理讲过多的话,却会在他们难得保姆车内的同处时刻显得过于冷漠。


 


要么是在人前太吵,要么是在他面前太静默。


王俊凯觉得这样的王源有点讨厌。


 


聚少离多早已不是新鲜事。最开始是令手机发热的视频,然后是一有空就立刻回复的微信,接着是睡前发图片商量要偷偷穿哪两套同系列的衣服、同款式的鞋,后来是他深夜回北京公寓就能看到自己床上躺着的睡熟了的人。


可不知发生什么,渐渐连互相的等候也没了,除非偶尔客厅撞见,同一屋檐下的两个人仿佛在独居。


 


更客观的讲,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也不用发生。没有争吵,没有冷战,时间把一切改变都包装得过分合理,不留痕迹。


 


王俊凯又翻个身,拿起手机,做了两三年前常干的事儿,在搜索栏输入王源的名字。


他看王源最新的访谈,想不起有多久没问候中考时像妈妈一样为他准备三餐的阿姨,又突然想起某天王源没头没脑发微信,问他三款表里哪个最好看。


 


王源总问他这种二选一三选一的事情,得到答案后又立刻决定购买落选那款,王俊凯早就过了为此跟他生气的阶段。


最近一次就是为了那款手表,王俊凯晚了五小时才看见信息,图片又显然是当下在柜台拍的,想着他大概早已做了决定,就索性没有回复。


 


那以后,两个人就没再私聊过了。


 


王俊凯看访谈里王源说的那些话,事情他都熟悉,语气却陌生过了头。尤其是那句”不后悔走这条路,因为平凡的人生没什么意思.”,莫名刺痛了王俊凯.


 


他觉得,或者说他知道, 以前的王源不会这样回答.


 


3.


估摸着是四五点的时候,王俊凯终于昏昏沉沉睡了。


 


梦中王源发现和他穿了一样的外套,出门后宁可冻着也只穿件短袖。


“不就是一样的外套吗,你感冒怎么办?”


王源困惑地看着他,一双眼睛看不出情绪:“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当然不能穿。我们已经分手了呀。”


 


王俊凯猛地醒来,听见助理敲门的声音:“小凯,醒了吗?一会儿就要排练演唱会,快起来吃早饭。”


“知道了。”


 


王俊凯费力揉了揉头发,呆看着白色天花板。


他们,他和王源,王俊凯和王源,已经分手了吗?


 


没有争吵,没有冷战,没有人说出口,也能算是分手吗?


 


不,不对。


他们,他和王源,王俊凯和王源,有开始过谈恋爱吗?


 


没有直白的【我喜欢你】,没有紧张的【我们交往吧】,没有人点破过,也能算是谈了恋爱吗?


 


王俊凯又一次感到头疼,手机闹铃响起,提醒他是某个娱乐圈前辈的生日。


微信里客客气气恭祝了生日快乐,扫眼看到一个正发着消息的同学群。


里面是几个初中关系不错的朋友,很久没有联系过,索性关了提醒。大家在谈九月入大学的事情,一个男生问,“她要去东北,我录了广东。怎么办?”


 


有人立马回复:“你们后来真的在一起啦?!初中时我就觉得你们有点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都没说破确认关系。什么才叫在一起了?”


“这个……如果有接吻,应该就不算单纯暧昧了吧。”


“恩我也觉得。互相喜欢又有接吻,算是谈恋爱了。”


“那好吧。那我们是有在一起。”


 


王俊凯捏紧手机,看了眼床脚多出的一张毯子。


王源的毯子。


 


他玩过王源的手指,王源玩过他的睫毛,他们连内裤牙刷都可以互相使用,甚至在潮湿闷热的夜里悄声为对方用手纾解过。


 


可他们不曾接吻。


 


王源于他是什么呢?不单是同事,不单是玩伴,是无法界定的除了父母外最亲密的身份,是不论多久都会下意识舍身相救的人。


 


他喜欢或喜欢过王源吗?


 


什么算是喜欢?


 


4.


“你要弹吉他?!”


“是啊。”王源有些生疏地尝试调弦。


王俊凯难以置信:演唱会开始排练的阶段他竟然才知道这一点。


 


他中场休息的时间立马赶去看王源。


隔着老远的距离和玻璃,也能听出他弹得确实不怎么样。可作为新手,却至少是学了个把月。


 


王源准备了数月的吉他,王俊凯从小弹的乐器,他却毫不知情。


 


一起吃午饭的时候,王俊凯忍不住问:“为什么要弹吉他?”


王源咬着虾淡淡地说:“总要给粉丝准备一些惊喜,每次都是钢琴,很容易觉得我身上没新鲜感了吧。花同样的时间排舞,可能我还是跳得一般,不如学个新乐器。”


“那为什么学吉他?”


 


如果是在一年前,这话本无需问出口。可如今,王俊凯却没自信知道答案了。


 


王源依旧把心和眼神交付于手里的外卖,“入门简单啊。怎么,你不开心我跟你撞乐器吗?”


王俊凯捧着牛肉便当,喉咙里却似卡了鱼刺,一句“怎么可能”辗转百遍终究没说出口,闷闷咽下一大口白饭。


王源却好似根本不在乎他的沉默, 吃完后窝在沙发上看书. 王俊凯感到羞愧,瞟了眼书皮,鼓舞气势一样找茬:”<我的天才女友>?少看点言情小说,多学几个知识点吧小朋友.”


 


王源疑惑着看向他, 嫌弃地翻了个白眼.


 


5.


晚上九点王俊凯和王源一同回了北京公寓,助理乘电梯把他们送回房间。


 


工作人员交代一番离开后王俊凯关了门,“你要先洗吗?”


王源有些疲惫地舒了口气,“不用,你先吧。”


 


王俊凯轻轻嗯了声,心里梗着中午那根虚拟的鱼刺,以及此刻王源言语里的客气。


 


他回房间前朝王源屋子喊了声“我洗好了。”


躺在床上,喉咙里心脏里被鱼刺顶得闷痛。


 


浴室迟迟没传来水声,王俊凯皱了五分钟的眉,起身去王源房间。


 


6.


不知哪里来的怒气,王俊凯就直接推门而入走了进去.


 


房间里没开灯,王源在黑暗中只剩一个床边地板上无声哭泣的轮廓.


王俊凯一时慌了,走过去蹲下,手掌按住他抽动的肩膀.


 


“怎么哭了? 源源, 怎么哭了?”


 


7.


王源被王俊凯按进胸口, 仍旧沉默着流泪.


 


不知过了多久, 王俊凯蹲着的腿已经酸痛到丧失知觉, 王源才渐渐平静下来.


“怎么了?”


“王俊凯你是不是有点讨厌我了?”


 


王俊凯身子一震,王源又自问自答道, “我也很难过呀. 我的压力好大啊,如果还是保持原来那个我,怎么能继续走下去呢.”


 


黑暗里王俊凯不知做什么说什么才好, 大脑像是超负荷当机的电子产品,索性捧住王源的脸,不带迟疑吻了上去.


王源先是全身连着双唇僵硬起来, 却又好似被王俊凯的柔软舌尖传染, 渐渐放出一丝缝隙,让那舌头得了入口.


 


8.


王俊凯吻到大脑重启成功才与王源分开, “接吻了,就算是恋爱了.”


 


“什么?”


 


一切都有头绪了.


曾经他所相信的,他所拒绝面对的, 沉重的、愉悦的、令他稍稍窒息的,使他倍感甜蜜的事实:王源不后悔走这条路,因为这路上有他.


 


因为有他王俊凯, 而不是其他的道路太过平凡.


以前是这样, 以后也必须是这样.


 


“王源儿, 你不喜欢我吗? 你没有喜欢过我吗?”


 


“可是太累了. 我跟你在这条路上走着, 走着走着你又跑远了.”


 


“会救你的. 有没有厉害的机器人都还是会救你, 因为我永远不会走.你一定要继续喜欢我.”


 


9.


王源笑了, 闭上眼又压出两行泪, “吉他真的只有入门头一个星期才简单.”


 


海总是蓝色的. 河流是好多种绿色. 有的清澈,青苹果一样脆生生绿着,也有些浑浊,夹了烟火气,昏黄沉沉绿着.多少种绿色的河,多少曲折的心思,弯弯绕绕总要汇在一起,永不回头,绝不逆流,奔向海的蓝色.




#喝多了突然特别难过一口气写的 很久没这样ZQSG了 吃着新糖也还是很难过 一觉起来眼是肿的头是蒙的还是很难过 超级难过



评论

热度(1744)

  1. 筱寒小青她不是蛇 转载了此文字
    太贴近现实了,唉